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130章 我怎么觉得你这脸像是变好看了?
    周玉莲惊呼了一声,下意识往后退。

    林子言原本就站在房门处,提防着李昙年,眼看着莲姐儿竟被他们欺负成了那样,林子言顿时就怒了。

    “姑母,你这是干什么!莲姐儿也没得罪你,你何必这么针对莲姐儿!”

    林月娘嗤笑:“什么得罪不得罪的,我怎么就针对她了,你胡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这还不算是针对莲姐儿!”林子眼愤怒的指了指莲姐儿身上被人弄脏的衣衫。

    林月娘挑眉:“哎哟,我眼睛不好,可没看见那旁边还站着人,不是我说什么,莲姐儿,我这屋子实在是小,你硬要往我这屋里凑的,我还没下嫌你挡着我做饭呢,你倒是嫌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林子言气急。

    莲姐儿这么大个人杵在那儿,他们谁都没瞎,怎么可能看不见,他这姑母就是故意的!

    对方是他姑母,他不敢说什么,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李昙年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李昙年,你一定要这么对莲姐儿吗?莲姐儿有何处对不住你,你非得这么对她?”他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李昙年被迫看他们两人在自己面前唱大戏,无语至极的同时,又冷冷的朝林子言看了去。

    “林子言,你还想在族学里当夫子吗?”

    林子言原本还想莲姐儿出上一口恶气,谁知道,一对上李昙年这眸光,他心里就莫名觉着发怵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,她那眸眼里分明含着一股子威胁之意。

    林子言忽就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言郎,你莫要再这么跟年姐儿说话了,我原本就想跟她解开误会,你这样,只会让我们的误会越来越深的。”

    周玉莲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她这话刚刚说完,就被林月娘一并赶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真是给脸不要脸的东西!还真以为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,没人管你的不成?”她哼唧了一声,眸光则小心翼翼的朝李昙年那处看了去。

    她原本只是想关心关心李昙年,不想,竟和陆执含笑的目光撞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。”林月娘郁闷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娘是高兴,高兴阿婆对她好!”三丫低低一笑。

    二宝也连连点头:“对,阿婆好护短,就跟娘一样!”

    屋子里的氛围有所好转,然而,不多时,葛氏就急匆匆的过来了。

    看了林月娘和李昙年一眼,她当下就没好气的冷笑了一声:“哟,今儿个过节,三郎怎么没有一起来呢,这家家户户,哪个不是带着女婿上门的?他不会是嫌你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!”林月娘没好气的骂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爹爹腿脚不方便,他才不是故意撇下娘亲的。”三丫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葛氏连连点头:“也是,你爹要是腿脚方便,早休了李昙年了。”

    李昙年挑眉,哪儿不知道葛氏就是来给他儿子出气的!

    她冷笑着朝葛氏走去,葛氏气的胸脯直起伏,眼看着李昙年走近,她瞪着眸眼,脸上满是怒色。

    偏还没等李昙年开口,身后就传来了一道男人浑厚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我和我娘子怎么样,那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儿,关你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葛氏听着这熟悉的声音,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去,就见陆执正站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她有过片刻的失神,下意识回头,就看到陆执正杵着拐杖,站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葛氏诧异不已,这,这陆执不是快废了吗,她还一个人杵着拐杖走了这么远?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你刚刚那般说我娘子是何居心?”就在这时,陆执又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男人长得高大挺拔,说起话来,声音都透着一股子凉意,就那么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的看着人时,总给人一种威压之感。

    葛氏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,眼看着陆执还想往她走去要说法,葛氏心有顾忌,怕这五大三粗的人真跟她动手起来,她忙不迭回了自己屋里。

    一旁的李昙年方才从诧异当中回过神来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林月娘打了她一下:“什么叫怎么来了,他是你男人,他跟你一起来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说这话,林月娘忙又朝陆执笑道:“三郎啊,刚年姐儿说你腿脚不舒服,担心你走多了会影响康复呢,我本还想让她给你带一次吃食回去的,来了就好,来了就好!”

    陆执幽幽的看了李昙年一眼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,她是不想带他呢,结果,她倒是这般为他着想。

    李昙年总觉得陆执看向她的眼神怪怪的,很快,李昙年就提了一个篓子过来:“岳母,这是我给你买的鸡蛋,我腿脚不方便,也走不了多远,明年端午,定不会这么随便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就来,还买什么鸡蛋啊!”林月娘嘴上这么说着,却是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这陆三郎是真的心疼她家年姐儿呢,瞧瞧,这都快走不了路了,还去给她这岳母买了鸡蛋。

    委实让人感动啊!

    陆执被林月娘扶坐在了一旁的小凳上,忙又去灶上忙活,生怕再晚上一些就会饿着四小只和女婿。

    李昙年郁闷的看着陆执,心道还真会说面子话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哪儿还有什么明年,他明明知道他腿脚好了,他们就要和离,他还说这样的话哄林月娘高兴。

    不过,今日大过节的,林月娘又这么高兴,她自然没必要说什么触霉头的话。

    总归,日后她和陆执和离再跟林月娘说不迟。

    “还傻愣着干什么,快给你男人盛点豆汤喝啊!”林月娘没好气的呵了李昙年一句。

    李昙年一回头,就看陆执正看着她,那轻轻扯起了嘴角要笑不笑的,看到她起火。

    她心道他不来还好些,瞧瞧他这一来,事儿好多!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的,李昙年还是给陆执盛了一碗豆汤,同时,还不忘给四小只一人盛了一碗。

    四小只最喜欢喝林月娘做的豆汤了,这喝了一碗,还想再喝一碗,李昙年怕他们喝多了豆汤一会儿吃不下饭,这才没准他们喝。

    随后,林月娘又有一搭,没一搭的跟陆执说着话。

    这气氛空前的和谐,林老太在隔壁屋子里听着他们说话,也忍不住悄悄抹起了眼泪花。

    真好,年姐儿好事多磨,倒也算是遇上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了。

    开饭时,李昙年去给林老太送了吃食,林老太一边拍着她的手,一边感慨着:“年姐儿长大了,我的年姐儿委实是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李昙年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开饭时,她取了脸上的轻纱,规规整整的叠放在一旁。

    林月娘看着女儿那张白了许多,连着痤疮似乎也少了许多的脸,忍不住惊道:“我怎么觉得你这脸像是变好看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