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作品正文卷 第四章 两清
    林羽半信半疑,但想起刚刚韩智确实挨了不少棍-子,真要是出了人命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她走近韩智,蹲下身去,关切地问:“疼的紧吗?要打120吗?”

    韩智偷瞄林羽一眼,举起右手,一副虚弱的样子:“120不必了,应该只是拉伤。你能把我扶回去吗?”

    林羽回想上次韩智背着她下楼梯的场景,相比起来,搀扶一把又能算得了什么。她赶紧环住韩智的胳膊,用力把他从地上拖拽起来。

    韩智顺势站直了身子,跟着林羽的步伐,趔趔趄趄地往回走。

    终于爬上了四楼,林羽累的一脑门子汗水。她觉得韩智好像不光胸口有问题,大概是全身肌肉都萎缩了,不然不会整个人都靠在她身上,全凭着她这100斤骨头艰难地攀爬。

    推开门,屋里的格局和自己那间大同小异。让林羽感到惊喜的是,卫生环境竟然比她想象的要好得多。林羽一眼就看到了茶几上的那盆兰花,想来韩智应该有定期打理,不然它不会长得这样茂盛又规律。

    韩智一把瘫在沙发上,先是捂胸口,然后又捂上了肚子,凄凉地叫唤着:“哎,谁能可怜可怜我啊,刚刚还只是胸口疼,现在胃也开始疼了,也不知道是被打的还是饿的,”说着,他眨着一只眼睛,偷偷观察林羽。

    林羽站在离门不远处。这个时候她再看不出韩智是装的,那简直就是一头蠢驴。

    她无奈地看了韩智一眼,语气里多少带着些嗔怪:“我很忙,没时间陪你玩。”

    韩智突然正经了起来:“我没骗你,别看我嘻嘻哈哈的,我是真的疼。”

    林羽小声嘀咕:“你疼你也活该,谁让你勾搭别人女朋友。”她想起刚刚在巷子里听到的对话。

    韩智一溜烟坐了起来:“请你注意措辞,不存在勾不勾搭。她们缺爱,而这玩意儿我刚好多的是,那就分她们一些,大家互惠互利,不好吗?”

    林羽第一次听人把滥情形容的这么伟大。

    不过这跟她本也没什么关系。她今天能走进这间屋子,完全是为了回报韩智那天的出手相助。而刚刚她也帮了韩智,算是两清了。她转身打算出门,韩智挽留道:“我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林羽听到这,打算把手里的蛋黄酥递给韩智。可抬手才想起来,蛋黄酥早就在她刚刚的奋战里英勇就义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她不禁感到后怕,自己是怎么糊里糊涂加入混战的?还有韩智,被三个人围殴,在她没来之前,他又到底经历了什么?林羽看了看沙发上伤痕累累的男人,莫名心软了。

    她环顾四周,确定了厨房的位置,一头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林羽打开冰箱,只看到一块肉和两个西红柿。她询问韩智家里有没有面条,韩智指了指厨房门口的墙壁,一袋挂面套着白色塑料袋悬挂在墙上。林羽只能就地取材,打算给韩智煮一碗西红柿面。

    忙活了半天,林羽端着面出来。韩智正在往脸上的伤口抹药,看见林羽,熟络地招呼她:“快快快,帮帮忙,我这眼睛不够用啊。”

    林羽楞了一下,半天才反应过来。她找了张纸巾擦掉手上的水渍,身子朝着韩智前倾,用棉花棒轻轻地擦拭韩智额头的伤口。

    韩智难得的乖巧,这让林羽想到了暖暖。擦好药后,她竟不自觉朝韩智的额头吹了吹。

    韩智一个激灵。突然捏住了她的肩膀,他盯着林羽,似乎在渴求答案。

    “刚刚为什么冲出来?你不怕吗?”那声音低沉的有些暧昧。

    怕,林羽怎么能不怕?可当听到韩智的声音出现在巷子里,她的脑子瞬间就蒙了,只想着冲进去救他,至于进去之后可能会发生什么,她便来不及考虑了。

    林羽挣开韩智的手,站直了身子,结巴道:“见死不救,也,也不是我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韩智依然盯着他,半天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气氛一度凝结,林羽把桌上的面碗往前推了一把,“快趁热吃吧,面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韩智失落地点头。

    望着桌上冒着烟的面。林羽的厨艺看起来相当不错,肉丝切的细而均匀,番茄也摆的好看精致。他挑起一筷子送进嘴里。大概是面条的热气熏得慌,他觉得眼睛湿漉漉的。

    15岁离家出走,到现在17年。韩智只身一人在外面过了17个生日。从老妈死后,再也没有人给他煮过生日面。

    韩智决定不告诉林羽这碗番茄面对自己特别的意义。他把这当作一个秘密,一个他舍不得说给任何人听的秘密。

    两天后,林羽收到一家电子设备公司的offer。对方hr非常和善,表示不介意她没有工作经验,并且给的薪水完全超出了林羽的预期。

    林羽高兴的一时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。工作的事解决了,证明离见到暖暖又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消息,林羽恨不得马上就找程知笑分享,可打了三个电话,程知笑那边都正在通话中。她看看时间,原来是自己乐糊涂了,这个点是程知笑工作最忙的时候,哪还有空接电话呀?

    来了小半个月,唯独这一刻,林羽总算有了些可怜的归属感。她推开窗户,眯着眼睛享受阳光的滋润,嘴里不自觉哼起了歌儿。

    韩智听了动静,在窗台前站了老半天。他静静看着林羽,从第一眼见到这个女人,她的脸上总像蒙着一层雾,但今天这层雾散开了,露出了好看的笑容,竟让韩智有几分恍惚。

    “哟,今天心情不错呀?”韩智朝林羽扬了扬下巴。

    林羽看看他,本不想跟这个无关的人说明太多,但她心里实在太高兴了,急于找一个人分享这份快乐。可眼下的处境,除了韩智,她也不知道能向谁说了。

    “嗯,”林羽点点头,嘴角的笑容还没散去:“我被一家公司录取了,明天开始就正式上班。”

    韩智向她竖了个大拇指,趴在窗台上开始嘀咕:“不过,你成天这副打扮,去上班肯定得被人笑话。”韩智把林羽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。

    林羽低头打量自己,碎花裙搭配针织开衫。果然是便宜没好货,这件开衫买来以后越洗越皱,穿在身上有一股廉价又邋遢的味道。

    就在她发愁之际,韩智伸了个懒腰,软绵绵地说:“那啥,正好我今天有空,我帮你搭一身,保证你明天亮瞎全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