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作品正文卷 第十三章 暧昧而已,何必较真
    护士们看林羽的眼神好像别有一番意味。

    她把自己从头到脚检查一遍,确认穿戴整齐,才小心地试探:“怎么了?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一位年纪最小的护士捂着嘴偷笑,“嘻嘻,姐姐,你老公也太好了吧,人长的帅就算了,还这么浪漫。”

    林羽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小护士接着绘声绘色道:“昨晚你睡着了,他就这样抱着你,迈着他的大长腿,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你放到了床上,还温柔地盖上被子。”她边说,边用肢体语言演示给林羽看。

    林羽听到自己的心突突跳了几下,这才想起来,昨晚她明明是在走廊的椅子上睡着的,醒来却已经在病床上。联系护士说的话,他想象到韩智抱起自己穿过人群的样子,脸颊泛起一阵滚烫。

    心跳过后是突如其来的负罪感。

    她想跟护士们解释清楚,她和韩智不是她们想的那种关系,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昨晚韩智的种种表现,她这一解释,岂不是在给话题增加爆点?她只能尴尬的笑笑,拿着药离开了。

    医生查房以后,看完了韩智的报告单,说所幸只是皮外伤,回去按时吃药换药,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上午,林羽接到家具厂的电话,她确定过图纸的办公桌椅已经出了一套样品,对方让林羽自己到厂里看一下,确认价格以后好尽快安排送货。

    像这种超过十套的办公家具,去家具工厂远比在家具城买要优惠得多。虽说钱是肖美琪的,但替她花最少的钱买到最合适的产品,就是林羽当下这份工作能创造的价值。

    家具厂的位置在一个工业区,地段偏僻,从市区坐公交要倒两趟车,还不是直达。韩智马上给竹竿打了电话,把他那辆二手别克截胡了,执意要送林羽过去。

    林羽好奇问他:“你怎么这么闲?都不用工作吗?”

    韩智右手打着方向盘,左手架在窗口,邪魅地笑了笑:“我这性格不适合给人打工,受不了束缚。我把全部身家都放在股市里,行情好的话吃穿不愁,行情不好,”他停顿了片刻,看了看林羽:“那就随时准备跳楼。”

    林羽心里一紧。她拼尽全力都在求一份安稳,而韩智却像时刻站在悬崖边上,这样的生活是她想也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抵达家具厂,门卫室的大爷打了一通电话,厂里这才来人接应他们。

    来的是先前在网上跟林羽对接的销售小周。她之前就表示过,她们工厂都是50套起订,像林羽这种十多套的小单子,要不是她这个月业绩实在拉垮,她原本是不可能接的。

    林羽让韩智在车里等她,自己则跟着小周去了样品间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意式总裁桌,白杏色的烤漆,四个尖锐的角都用华丽的金色曲线包裹。一半支撑落地的是伸缩抽屉,另一半是一只镶着金色线条的圆柱桌腿,沉稳大气,无处不彰显职场女性的力量和柔美。

    林羽在挑选图册的时候一眼就相中了这一款,她觉得这跟肖美琪的气质简直就是绝配。

    小周大概是从林羽的眼神里读出了太多的满意,语气也傲娇起来:“林小姐,总裁桌你也看过了,刚好你上次选中的那款员工桌昨天出了一批现货,要是没什么问题你把款付了,我们这边好尽快安排送货。”

    林羽从视觉惊喜里抽离出来,明显的底气不足,“那个,东西确实不错,我想,能不能就按照之前我报给你的那个价格...”

    小周一听这话,明显的不耐烦:“林小姐,不是我吹牛,这张桌子今天你不要,明天马上就有人抢着订。再说了,你们这单总共也就十多套东西,我已经用批发价报给你了,再压价格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林羽正打算厚着脸皮争取,见韩智出现在样品间门口。他叼着巧克力棒,手里拎着一个纸袋子,满身痞气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,累了吧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经打开了手里的口袋,捧出了两杯奶茶。

    他递了一杯给林羽,朝她眨了眨眼,随后将另一杯的吸管插上,热情地递给小周。

    “杨枝甘露,温的。”韩智和小周并排站着,距离把控的刚刚好,既亲密又礼貌。

    小周笑眯眯地接过,把垂在脸颊的头发娇羞地勾在了耳后。

    林羽就站在一旁,看韩智和小周聊的热火朝天。韩智不知道说了什么,把小周逗得面色绯红,笑起来两个梨涡挤得满满的,温柔又娇羞。

    她想那天没有告诉韩智,她有老公有孩子是对的,也许韩智对她是有意,但他最不缺的就是爱。

    他可以随时随地爱上任何人。

    暧昧而已,何必较真。

    林羽莫名有些烦躁。她正儿八经是来谈工作的,韩智倒好,撩上妹了。瞧他们一见如故的样子,好像她不把门带上给他们腾地方,那都是不懂人情世故。

    就在林羽准备撤离现场,小周直了直身子,道:“那行,我去跟我们经理争取一下,看看能不能再给你谈下来,我只能尽力哈。”说到这,小周深情的看了眼韩智。

    韩智斜了斜嘴角,噙着轻狂的笑。小周微楞几秒,红着脸跑去了经理办公室。

    林羽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自己这是看了一出现实版的“美男计”。

    韩智走过来,砸砸嘴道:“瞧把你给气的,就差撂挑子跑了吧?”

    林羽辩解道:“没有,我哪有,你撩你的,关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个忘恩负义的笨蛋,我这样舍身是为了谁?”韩智说着,伸手弹了一下林羽的脑门。

    林羽低下头,举着手里的奶茶岔开话题:“这个味道不错,谢谢哈。”

    这时,小周一脸欣喜的跑了进来,“经理同意了,就按你说的那个价。”

    林羽一时间乐开了花,韩智朝她抛了个媚眼,宣告自己的胜利。

    从家具厂出来,天气阴沉沉的,车子开在半路,豆大的雨点砸在玻璃窗上,随即而来的是一场暴风雨。

    韩智打开雨刮器,发现只有一只能正常运转,他啐骂一声:“这个王八羔子,有钱天天到处浪,雨刮器都舍不得换一个。”

    林羽瞧着玻璃上席卷而来的雨浪,心里生出一阵不详的预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