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作品正文卷 第十四章 雨中绝决
    女人这该死的第六感。

    车子开进一条小路,轰地一声熄火了,任凭韩智怎么扭动钥匙,都没有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林羽缓和道:“这雨太大了,停一会反倒安全。”

    韩智点了一根烟,整个身子靠在驾驶座上,沉沉道:“我没什么,就是怕耽误你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林羽一看时间,已经下午4点半。就算车子没出故障,她也不一定能准时赶到店里,更何况现在这个状况。她拿出手机,给店长发了条微信请假。

    雨太大了,这条小路几乎没有过往车辆。既来则安,林羽调整心态,静静地等待雨停。

    韩智靠在座椅上不发一言,歪着头看向林羽,眼神温柔又缱绻。林羽好几次想避开,却一次次被他捕捉。

    窗外暗沉一片,车里韩智的呼吸蕴着雨滴的声音环绕在林羽的耳畔。她不知如何逃避这汹涌而来的暧昧,便尴尬地拿出手机,点开了音乐播放器。想用另一个声音来打破这可怕的氛围。

    越紧张越出乱子。一扭头,却发现头发好像被什么刮住了,她吃疼一声。

    韩智突然扑了过来,他的胸膛贴在林羽的脸上,带着浓重的烟草味道。他小心翼翼地把她的发丝从座椅套的拉链齿里拔出来,再温柔地勾到耳后。随后凝视着林羽,眼里的欲望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这时,手机音乐里,毛不易的声音娓娓倾诉。

    给你我平平淡淡的等待和守候/给你我轰轰烈烈的渴望和温柔/给你我百转千回的喜乐和忧愁/给你我微不足道所有的所有

    时间仿佛停滞。林羽浑身也像是被施了咒语,动弹不得。韩智的手突然抚上了她的脸,他深幽的眸子里,藏着撩人心弦的情愫。他的唇逐渐靠近,再靠近。林羽只觉得天旋地转,几乎已经觉察不到自己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猛然之间,林羽从迷离的欲望里挣扎出来,她不知哪来的力气,狠狠地推开了面前的人。韩智没有料到她会有这么大反应,脑袋砰的撞在了车窗上。

    他刚要解释,林羽突然推开车门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韩智来不及反应,赶紧追上前。他拉住林羽的手,声音低沉着:“阿羽对不起,是我太轻浮了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林羽只希望雨再大一些,这样,她就看不清韩智那双炽热的眸子。

    “阿羽,你别闹了行吗?雨太大了,你这样会生病的,听话,回车里吧。”韩智几乎是在乞求。

    林羽突然顿住了步子,一把推开他,大声吼道:“韩智,我请你以后离我远一点。不要把你那一套对付女人的法子用到我身上,没用的,我不会喜欢你,现在不会,以后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她发疯一般吼出这些话,心却像是被什么震碎了。她多想和韩智一样,想爱就爱,想恨就恨,可是她不能,她不配!

    赵家凡像颗定时炸弹一样扎根在她的过去,她不知道这颗炸弹什么时候会爆炸?爆炸的那一天,到底会给她的人生带来多大的毁灭?这一切都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韩智向来讨厌束缚,如果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深陷婚姻泥潭,还有一个孩子等待着她去救赎的麻烦女人,他还能像这样义无反顾的喜欢自己吗?

    他不会,没有人会。

    韩智站在雨里,久久不能动弹。林羽说的字字句句都像刀刃一样扎进了他的心里。到底是为什么?为什么她永远都不可能喜欢自己?他该是有多差劲啊!

    雨水呛进林羽的喉咙里,她剧烈地咳嗽了几声,只觉得呼吸都在刺痛。她看了韩智一眼,头也不回的冲进了大雨里。

    林羽走了很久很久,终于望见了一条街道。她蜷缩着身子一路踉跄到了路口,拦下了一辆出租。

    那天过后,林羽很长一段时间没再见过韩智。她一度以为韩智已经从握手楼搬走了。

    肖美琪的公司逐渐步入正轨,林羽开始每天早出晚归的生活。

    公司在起步阶段,手头的工作特别繁琐,加上肖美琪这人做事毫无章法,身为她的助理,更是得时刻绷紧弦。

    肖美琪对林羽的工作能力还算肯定,特别是办公用品的采购工作,林羽完成得相当出色。她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可以只花8万块钱就能把一个办公区给张罗齐全。

    8万块,连她买个包都不够,林羽竟然给她置办了这样一屋子的东西,还样样拿的出手。上至那张霸气无比的总裁桌,下至休息区的水杯零食,林羽的心思细腻到几乎是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公司经营的是厨卫产品,业务上大多是跟酒店和建筑公司对接。

    那天,肖美琪的朋友给她引荐了一个建筑公司的采购部负责人,手里掌握着好几个大型住宅地的建材采购权。肖美琪说,只要把这个人拿下来,够他们吃好几个月了。

    肖美琪对这笔业务非常看重,可肉肥了盯着的人自然不少。

    虽说有朋友的引荐,但生意场上,利益大于一切。她那天也是蹭着朋友的光,才和那位采购总监吃了一顿饭。饭桌上,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要到了对方助理的联系方式。后来每次打电话去约人,人家都以没时间拒绝了。

    肖美琪想了个逐个攻破的法子。既然约不出总监,先把总监助理约出来也不错。

    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,舍不得小钱谈不成大单。

    肖美琪下了血本,吩咐林羽买了一块价格不菲的手表,在总监助理下班的路上,制造了一场偶遇,再顺理成章把他约到咖啡厅,总算是把手表送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