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作品正文卷 第十八章 你希望我走吗?
    林羽远远望过去,一眼就在人群中看见了韩智,他笔挺的立在前方,脑袋微侧,一举一动都显得光芒万丈。

    林羽穿过人群向他飞奔而去,确认面前站着的是活生生的韩智,而不是她的幻觉。她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,狠狠地握住了韩智的胳膊。

    一切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林羽紧绷的神经才突然松开。她尽力平复自己的心情,缓缓开口:“你到底做了什么?那个姓吴的竟然就这样放了你?不光是这样,他还,他还...”林羽激动得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韩智看着眼前慌乱的人,脸上浮上了宠溺的笑,他接着林羽的话道:“他还同意把这批单子交给你们做,并且马上签合同。”

    林羽连连点头,问:“你到底做了什么?”她只觉得面前的男人好像无所不能,竟然将一个无法修复的局面完全逆转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,我怕吓到你,”韩智斜着嘴角坏笑起来,接着道:“晚上约了竹竿,在上次吃饭的地方,你也来吧。”

    林羽下意识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肖美琪马上让人做了合同,并跟工厂下了初期的货单。

    她直到现在还是飘着的。原本就算这顿饭吃的顺当,这笔单子最终能不能顺利签下,都是个问号。眼下发生这么多烂事,她早就决定放弃了,想不到却出乎意料的谈成了。

    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,一切皆有可能。

    林羽总算是熬到了下班时间。她心里有一大堆疑问,一定要找竹竿问清楚。

    牛蛙馆里热闹如常。林羽坐在韩智身边,倒了满满一杯饮料,微笑着起身,“竹竿,谢谢你,要不是你,这事肯定没这么快解决,我敬你一杯。”林羽说着客套话的同时,眼神直直的追着竹竿。

    竹竿果然心直口快,“哎呀,这都是智哥的点子。那天我去派出所,他就暗里叮嘱我了,让我查查那个姓吴的。我们这帮人干别的不行,查个人有的是法子。也怪那姓吴的不禁吓,”说到这,大家别有意味的笑了起来,林羽更加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吓他了?”

    韩智吞吐了几口烟雾,接话道:“竹竿这小子有两把刷子。他把姓吴的养在外面的小情人查出来了。姓吴的混到今天的位置,全靠了她老婆家里,竹竿拿这事一吓唬,他魂都没了,自然是提什么要求都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林羽感叹他们通天一般的手段,又觉得此刻的韩智有一丝陌生。

    竹竿得意地跳上椅子,“你们是没看到姓吴的那副德行,就差没跪地上喊我爹了。”

    韩智拿起手边的筷子就往竹竿身上砸了过去,怒斥他:“坐好了,注意德行。”

    竹竿捂着头认怂,乖乖的坐回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饭后,韩智开车送林羽回家。熟悉的氛围下,雨中的一幕突然窜进了林羽的脑海,她的呼吸不觉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韩智低沉的声音打破了微妙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奶茶店还在做吗?”

    “辞了,这边公司刚起步,工作挺忙的。”林羽小声答着。

    “挺好,下班太晚了,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些天去哪了?”林羽望着韩智,总算是鼓起勇气问出了憋在心中许久的疑问。

    韩智点了一根烟,慢悠悠吞吐了几口,任凭烟雾笼罩他不羁的脸,随即缓缓答道:“想躲的人找来了,出去避了几天。”

    想躲的人?难道她和自己一样,也在躲着什么人?

    “谁?”林羽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韩智深吸了一口手里的烟,雾气绕成了好看的弧度。他看向林羽,语气突然阴冷:“韩北国,我老爸。”

    车里安静了半晌。韩智不说,林羽便不再追问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不想提及的秘密,就像她,赵家凡是她拼命想遗忘的痛楚。韩智不想说,一定是这份痛足够深,才让他想努力隐藏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呢?还走吗?”

    林羽从车上下来,望着韩智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韩智看着她,轻斜嘴角:“那就看你了,你希望我走吗?”

    林羽捏着衣摆,踌躇了半天,才缓缓道:“上去好好睡一觉,明天见,”,随后一路小跑上了楼。

    林羽站在窗台边,看着隔壁的灯光亮起,光影里,男人的身影踌躇在窗户旁,她突然觉得心里很踏实。

    这一晚,她难得睡的深沉。

    周一下班前,肖美琪召集大家到会议室,商谈周三到n市的厨卫展。

    一听到n市,林羽的神经马上紧绷起来。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逃开那个地方,原本应该有多远躲多远,可那里除了窒息的回忆,还有令她日思夜想的暖暖。

    林羽矛盾了许久,还是向肖美琪主动请缨,提出跟她一起出席展会。

    周三上午,肖美琪的红色保时捷轰动了整个握手楼。

    林羽正在收拾行李,见韩智趴在窗台往下张望,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楼下是咬着墨镜气场十足的肖美琪。

    韩智叫应林羽:“你这女老板靠谱吗?”

    林羽讪讪的笑了。她该怎么介绍自己这位老板呢?说她靠谱吧,有时候又像缺根弦,说她不靠谱,做起事来又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韩智的目光落在了林羽手里的行李箱上,急忙追问: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林羽正想跟他说明展会的事,听到肖美琪在楼下狂按喇叭,“林羽,我再给你5分钟,麻溜地给我下楼。”

    林羽来不及解释,匆忙拉着行李箱出门。等她走到肖美琪跟前,韩智也大步流星的跑了下来。

    肖美琪一见韩智,眼里的光刷的一下就点亮了。遇到凯子不钓不是她的风格。她把墨镜重新架回鼻梁,撩了一把头发,拦在了韩智面前。

    “韩智是吧?你好,我叫肖美琪,上回在庄园我们见过。”说着,她热情地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韩智歪了一下身子,嫌肖美琪挡住了他的视线。但一想到来人是林羽的上司,还顶着一张风情俏皮的脸,该有的体面依旧没落下。

    他伸出右手,轻提嘴角道:“肖总你好。我对美女向来印象深刻,所以我记得你。”

    肖美琪的得意差点没能隐藏。但她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,深知这种时候,女孩子越傲娇,才越能激起男士的探索欲。

    她挺直了身子,故作矜持道:“美女谈不上。倒是你,上次英雄救美的样子让我记忆深刻。哦对了,我听林羽说了,我们能顺利签单,多亏了你帮忙。改天你抽个空,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择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吧。”韩智噙着坏笑,略微上挑的眼梢带出缕缕魅惑。

    肖美琪大概是没料到韩智会这么直接。虽说她对面前的男人有几分兴趣,但她是个能分得清孰轻孰重的人,怎么可能为了美色而耽误正事呢?

    她沉思了片刻,毅然决然地拉开了车门,邀请韩智上车:“好呀,正好展会明天才开始,你跟我们一道去,晚上到了n市我请你吃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