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65 不喜欢小姐姐,喜欢温柔体贴的大姐大
    回到公寓,燕伶开了灯,家里冷冷清清的。

    更深的疲倦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她忍着疲倦走到厨房。出去了那么多天,冰箱里储存的食材已经不能吃了。

    最后她泡了一桶方便面。窝在沙发等待的时间,手机响了起来。燕伶微微睁开眼,摸到了身侧的手机按了接听,然后将手机贴在耳朵边松开了手,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蒋书的声音传过来:“到了没?”

    燕伶懒懒的嗯了一声: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蒋书听着她的声音懒洋洋的,一点没有归心似箭回去时的急切跟激动,更加证明了自己的猜测。她道:“到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。亏我等到现在,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?”

    蒋书的声音颇有怨气,艺人的安全是她的责任,更何况这个是她手上的王牌。燕伶一个人先回去,她当时是反对的。

    燕伶有气无力的道:“忘了。”她回来的时候只想见到裴羡,可是见到了,却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他没有惊喜,也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,而她一腔的欢喜此时也已经凉了。

    燕伶睁开眼,睡不着了。她把手机按了免提,放在茶几上,然后拿起压着方便面的书,掀开了盖子。

    调味料的香气随着热腾腾的热气扑面而来,燕伶捏着叉子随便的搅拌了两下,听到手机里蒋书的唠唠叨叨。

    “你跟裴羡在一起,我这电话,该不是打扰到你们了吧?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是蒋书的语气里没有半分不好意思,更像是讽刺。

    燕伶扫了一眼手机,没有说话,挑起面条吃起来。蒋书听着隔了千里的吸面条的声音,尖刺的声音传过来:“你在吃什么?”

    艺人最注重身材管理,半夜吃东西是大忌,热量不能消耗,身材发胖皮肤浮肿,蒋书更加后悔放任她回去。

    “方便面。”燕伶淡漠的说着。

    蒋书最反对燕伶半夜吃东西,更反对她吃方便面,尤其是麻辣的,伤嗓子的。一听是方便面,她就只差没跳起来,随后她问道:“等等,你是不是连晚餐都没跟他一起吃?”

    燕伶手指顿了下,看了眼手机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跟裴羡在一起?”

    蒋书呵呵冷笑了一声道:“不然你以为我半夜打给你,是专门破你们的春梦的吗?”

    蒋书就是算准了,燕伶就算赶回去了,两人也不会同榻睡在一起。她道:“燕伶,我提醒过你。有了这个开端,你跟他以后只会越来越远。”

    男人对前任的情结越深,就越容易旧情复燃,尤其对方现在还是落难了的,就更激起男人做护花使者的心理。

    燕伶拨弄着卷曲的面条,没了一点胃口。她道:“乔小姐的事情已经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不知道是为裴羡做澄清还是为安慰自己,燕伶苦笑了下,把方便面整个儿倒入了垃圾桶,随后拿起手机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蒋书愣了下,倒是没想到这么快,她凉凉的道:“事情是解决了,他的心思回到你这里来了吗?”

    燕伶停住了脚步,气息沉了下来,蒋书听着电话那端没声音,便继续嘚啵嘚啵了下去:“我告诉你啊,虽然乔影是他的前女友,但是现在在他身边的女人是你。你才是正主,如果他们就着这机会再续前缘,她便是第三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觉得自己好像抢了她的男人,觉得自己是三儿似的,什么都忍让。你这佛系脾气该改一改了。”

    燕伶心中本就烦乱,蒋书的一番话更是让她头疼,她打断道:“书姐,我很累了,要先睡了。”

    蒋书听到她疲惫的声音,也不忍再打击下去:“好好好,你这几天好好休息。接下来也没什么事儿,你好好陪陪他,让他的心思——”

    燕伶没等蒋书的唠叨说完就先挂了电话,蒋书喂喂了几声,电话那头已然没了动静,气哼哼的道:“你就继续犯傻清高,有你后悔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燕伶坐在床角,抚了一把头发,往后直接摔在床上,睁大着眼睛看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幽幽的月光穿过窗户,室内也撒了一片。燕伶动了下,转头看向窗外。从她这个角度,可以看到空中的那一轮残缺的月亮。

    她仿佛看到了乔影的模样,那是他的白月光……

    燕伶捂着胸口兀自难受。

    今晚裴羡的表现,是让她失望了的。他甚至不像是一个男朋友。

    她有些后悔,为什么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,对他撒娇对他耍性子,让他注意到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可是当初裴羡选择她,不就是喜欢她的洒脱大度,对什么都看似不在意。

    再可是,对女人而言,对于属于自己的,她爱的,是没有洒脱大度一说的。

    她爱裴羡,不敢在他面前表露出自己的情绪,可不代表她不介意。也许蒋书说的对,她不该让自己这么下去了。

    燕伶深吸了口气,从床上坐了起来,她走到窗边把窗帘拉上,隔着窗帘的缝隙再一抬头看到那月光,眼睛忽的紧锁了下,一个念头在她心中渐渐的冒了出来,让她浑身冒起了冷汗。

    她跑进浴室,对着镜子仔细的看了看自己,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,捂着胸口喘气。

    不会是这样的,她跟乔影长得并不相像,她不是她的替代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。

    乔家父母不知道乔影的事儿,只知道姐弟两个昨天很晚才回来,照例一大早就做好了早饭。

    一家人围着张桌子吃早饭,乔素华看了眼乔影说道:“你昨天出去了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乔影捏紧了下勺子,低头说道:“不小心在公寓那边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乔家父母年纪都大了,对于张业亭突然找上门来,还是心有余悸。他们躲都来不及,可是张业亭突然说要娶乔影,一直让他们心里不上不下的。

    乔影没有回来,夫妻两个都担心,又以为姐弟两个出去想对策去了。乔素华叹了口气道:“影子,我知道你不想让我们担心。但是有什么事,你别再瞒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乔家老人说话时,乔影的头埋得更低了,乔深瞥了眼乔影,端着碗大口喝粥,呼噜噜的响,故意转移老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徐善芳果然注意到他了,拍了下他的手臂道:“谁让你这么吃饭的。”乔家虽然是普通人家,但是家教还是很严格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的车呢?”

    乔深的法拉利好几年前买的,乔家父母觉得他败家,买那么好的车子。车子也是乔深的宝贝疙瘩,这辈子,他也就奢侈了那么一回。

    乔家二老没在家门口看到那辆车,就问了起来。乔深马上道:“昨天跟客户谈生意,车子留在酒店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徐善芳不再追问了,不说别的,儿子在事业上越做越好,是乔家这些年唯一的幸事了吧。

    乔深已经喝完了粥,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道:“我上班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站了起来,跟乔影使眼色,徐善芳没有看到姐弟两个在那里用眼神说话,交代道:“最近家里事情多,你公司那边少加班,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乔深应承着,“我尽量。”

    他往门口走,乔影道:“我去医院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也往门边走了。

    徐善芳叹了口气,脸上愁云密布。她想说些什么的,可大概是张业亭的出现,让他们全家都陷入了阴云里,想说点什么最后都变成了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她看着门口,说道:“老头子,我们是不是要搬家,离那姓张的越远越好?”

    乔家门口,乔深对着乔影道:“我突然想到,张业亭查到了你买了房子,那栋公寓,你用了谁的名字?”

    得知乔影买公寓,他并没有多问,现在不得不防范起来。

    乔影知道他在想什么,说道:“是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因为涉及到贷款买房,乔影当时想先把公寓送给连家,名义上说是感谢他们收养连良,让他们住新房子,等连良将来长大再完成过户,那时候她的贷款也就全部还清了。另外这样一来,也好打消连氏夫妻的疑虑。

    可是事情生了变化,现在一想,她当时做了个明智的决定。

    乔深微微拧着眉点点头:“这就好。”

    若直接用的是连良,或是连家人的名字,张业亭肯定会起疑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放下心来,他道:“医院那儿,你还回去上班吗?”

    乔深知道张业亭给医院打过招呼,让乔影回去工作。这不过是他为了博好感,而这点好感,在乔深眼里更是讽刺。

    乔影摇了摇头道:“医院的人事记录上没有了我被开除的污点,我打算找私人医院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她在医院发生了那件事,现在回去也只是被那里的人指指点点,说不定还有人为此而不满。

    医院也是个小社会,不管她之前的表现有多好,随着那件事也是一笔勾销了。再者,医院里的竞争那么激烈,少了她,有的人才能上位。

    而对她来说,她欠了傅寒川那么多钱,去私人医院工作,可以赚到更高的收入。

    乔深嗯了一声:“这样也好。”

    乔深想得是,那是张业亭打了招呼才回来的工作,虽然本就是姓张的欠了乔影的,可院方不会那么想。

    他道:“你的车钥匙给我,我先送你去医院把工作辞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车子还在商场那里,但是乔深不想在乔影面前提到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乔影道:“我可以自己去医院,你先去公司,不用管我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乔深对她摊开了手掌坚持,乔影没办法,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放在他掌心:“呐。”

    乔深握住车钥匙,往前面的福特车走去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其实,以目前乔影的状态,她不应该出门,而是在家好好休息,沉淀情绪的,可是现实推着她必须往前。乔深能够做的,就是尽量守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乔影去人事处拿了离职单找人签字,最后去了鲍副院长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医院撤销了对你的处分,你怎么还要辞职?”鲍副院长不理解,“小乔,以你现在在医院的资历,你做主任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乔影苦笑了下道:“弄出这么大的动静,怎么还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副院长拧了下眉,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继续劝:“可是,你是事业编制,你好不容易做到这个资历,就这么放弃了,不觉得可惜吗?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再熬一段时间,等这阵风过去了,我再把你往上提。”

    乔影道:“谢谢副院长的好意,不过我心意已决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对着副院长鞠了下躬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在这家医院工作了那么多年,要说没有感情怎么可能。可是在她出事后,医院为了摆脱舆论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会把她开除,也凉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她更加认识到,现实有多么可怕。所以辞职这个决定,她一点都不会不舍得。

    出了医院大楼,乔深还在等着她。“都解决了吗?”

    乔影点了下头,微微笑道:“我要走,还能强留我不成?”

    她掖了掖他的西服衣领,拍拍肩膀上的灰尘,做着无所谓的样子,反而对乔深劝说了起来:“你虽然做了公司老大,但还是在别人的手底下做事。傅寒川赏识你,但你也要有分寸,该上班的时候就上班。你要是惹傅寒川嫌弃了,我们家的顶梁柱就彻底成光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情开玩笑。”乔深瞪了她一眼,把车钥匙还给她,“你找工作去吧,我自己打车去公司。”

    乔影辞了职,眼下最紧要的就是找下家,她可没忘记她还欠着傅寒川的巨款。

    上了车,她又是苦笑一下,生活就是如此,不管你有多不开心,多痛苦,你却不能跟生活讲道理,矫情一下。哪怕身上背着一座山,你不能趴下,趴着也要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乔深目送着乔影的车子离开了医院,这才往前去公交站台打车。

    隔了两个车位的地方,封轻扬将墨镜往下勾了些,看着前面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是乔深吧?居然跟个女人这么腻腻歪歪的,听话的跟小绵羊一样。人家走了还要目送一程,啧啧。看来那个律师不是他的菜,这个才深得他所爱。

    封轻扬心中得出一个结论:乔深不喜欢小姐姐,喜欢温柔体贴的大姐大。

    她耸了下肩膀,从旁边副驾驶座上拎起一只果篮还有一捧鲜花下车。

    她这么早到医院来,是为了探望一个出了工伤的公司员工的。

    事情要归咎到她那不成气的哥哥身上。出了工伤事故,那个废物想到的居然不是调停赔偿,而是想撇清责任,做出了开除的决定,人家闹到劳动局,就差点上新闻了。

    封轻扬真是气得想杀人的心都有了。这都什么年代了,居然还用简单粗暴的招数,还不肯告诉给老爷子。等到事情闹大了,老爷子那边也知道情况了,又把这个球踢到她这儿来了。

    封轻扬风风火火,到了病房门口的时候,咧咧嘴,试了几个表情,等摆出了一张赔礼道歉的脸后才敲门,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乔影没有立即去找新工作,而是先去了一趟傅氏大楼。

    等前台通报过以后,唐天时下来接人,带着她往傅寒川的总裁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这是傅寒川新婚蜜月后上班的第一天,秘书室的同事都收到了来自总裁的小礼物,正在那儿乐呵着呢,就见一个女人随着唐天时往总裁办公室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个秘书轻轻撞了下小嘉的胳膊,对着前面的总裁办公室小声问道:“那个女的,怎么看起来有点面熟啊?”

    小嘉看了眼,仔细的辨认了下,露出微微惊诧的表情:“好像是乔小姐。”

    秘书是去年来的,并没有见过乔影,就觉得只是眼熟而已,问道:“哪个乔小姐?”

    “乔助理的姐姐。”小嘉对于乔深还是习惯性的老称呼,说完了又喃喃自语,“奇怪了,好久没有看到乔小姐了……”

    乔影以前跟裴羡一起来过傅氏大楼,但是跟他分手以后,这里就不再过来了。

    进了办公室,傅寒川正在看积压的文件,抬头看了眼来人后把文件合上,对着唐天时摆了下手。

    唐天时把人带到以后就关门出去了。傅寒川看向乔影:“一早过来,什么事这么急?”

    乔影从包里拿出了跟地产商签下的合同,还有房产证等资料放在他的办公桌上。傅寒川拿起来看了一眼,看向乔影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乔影道:“我想让你再帮我一个忙,将这套房子转手出去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拧了下眉:“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你在昨天给我打电话说要借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他把文件放在桌面上,身体往后靠在座椅中,目光盯着乔影:“你在炒房?”

    乔影抿了下嘴唇,她当时借钱,但是并没有说明原因。她轻吸了口气,说道:“这套房子,我本来想买给连良。但是现在出了点事,我需要把这房子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请你推荐一个环境跟安保措施还有物业都足够好的楼盘,我重新买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打量着乔影,她的神色坚定又淡然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钟,傅寒川点了下头道:“可以。不过在这之前,可以说一下是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就我对这片楼盘的了解,这儿的环境跟安保措施都不错,足够达到你的条件了。”

    乔影的这套公寓,是她五年前买下的,当时的房价跟现在的相比,能赚到不少,但也同样的,她买新的公寓,价格只会更高。

    乔影微微垂眸,说道:“我不想让人从这套房子里,查到关于连良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虽然房子是她的名字,但是张业亭让她不安,她不想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。她这么一转手,张业亭会以为她在炒房。

    傅寒川微微扬了下眉:“你说的那个人,是连良的父亲?”

    乔影只对傅寒川承认过连良是她的女儿,还要求他保密,但是他去度蜜月那会儿,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。

    乔影没有否认,傅寒川道:“可是你这么避开他,是不是剥夺了他的知情权?”

    “傅寒川,我只能说,这件事很复杂,我不想多说。但那个人不知道,对连良才是最好的保护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看了乔影一眼:“那么你呢?你还是打算不认回她,不让她知道吗?这也是对她的保护?”

    “连家夫妻没有隐瞒连良的身世,她知道自己是领养的。你去学校看她,可能她已经猜到你的身份。你这么拖下去,只会增加她对你的怨恨。你想过吗?”

    乔影的脸色终于绷不住冷静,痛苦的拧住了眉,咬紧了唇瓣。

    她想起前几天,那孩子突然回了第一小学,当时她以为她只是回去跟同学聚会……她想到连良那时有意无意的往她的车那边看,是因为她才回去的吗?

    傅寒川继续说道:“乔影,她知道了你,可你却不愿意与她相认。到时候,也许你想要认的时候,已经错过了时间。”

    乔影的手攥紧了,心里刀子割似的疼痛……最后她还是坚决摇头,默然说道:“她出生的时候就不在我身边,我跟她没有多少感情。她认不认为,我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连家夫妻收养了她,我送他们一套房,就算作我的补偿。别的,没有什么特别用意。”

    孩子出生没多久,就被送了出去,她甚至有过一段浑浑噩噩的日子,对那孩子能有多少感情呢?

    而且她还是那个人的孩子……她心里这么难受,就只是因为那几个月血脉相连的感情,就只是觉得亏欠而已,她为了心安理得才买房赠送。

    乔影一再的告诉自己就只是这样,让自己不要动摇,对她,对那个孩子都好。

    从傅氏大楼走出来的时候,已经接近中午,乔影却感觉不到阳光的温暖,浑身都是冰冷的。

    如果她跟连良相认,她可以想象到到时候的那个场面。连良会追问为什么要丢了她,连家夫妻会以为她是去抢回孩子的,她那么做,才是给他们造成了困扰跟伤害。

    她哪有什么资格……

    而且,这个秘密一旦开了头,灾难只会接连不断,祸患无穷。比起被抛弃的痛苦,那才是所有人所不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宁可做个狠心冷面的人,被人恨着她无所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