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71 不要脸怎么疼老婆?
    傅寒川看向连氏夫妻,沉了口气道:“连先生连太太,既然你们得到了乔小姐的承诺,如果是我的话,我就不会激怒她。难道你们想她改变主意,跟你们抢回连良的抚养权吗?”

    连氏夫妻脸色一变,对视一眼后讪讪的别开脸。

    傅寒川看向乔影,淡漠道:“都说完了?”

    乔影抱着手臂坐下,撇头看着窗台。

    空气沉静了两秒,双方都再无话可说。连氏夫妻得到了乔影的承诺之后便告辞离开了,傅寒川出去送了下,书房内,乔影却再也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像是从身上挖了一块肉,她疼的很。

    傅寒川一会儿后返回来,宋妈妈正从楼上下来,对着他轻轻摇了下头,转头看了眼道:“乔小姐正难受着呢。”

    宋妈妈本来打算去收拾一下,走到走廊的时候听到门内有哭声就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傅寒川拧了拧眉毛,抬脚往上去。

    门留着一条缝,傅寒川推门进去的时候,乔影察觉到有人进来,飞快的擦了把脸,别头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傅寒川可以看到她微红的眼圈,还有通红的鼻子。他轻咳了声道:“自己选的路,这时候哭又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乔影抿着嘴唇,一动不动的坐着,用行动表明了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傅寒川看了看她就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发现猫窝的垫子下面,压着一颗很小的东西。

    恒光小学的体育器材室,连良坐在垫子上,双手抱着膝盖,小小的身体缩成了一团,她的肩膀抖动着,膝盖的布料已经湿润了。

    在她旁边的不远处,丢着一只耳麦。傅赢把耳麦收了起来,看着连良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傅寒川在家里安排连氏夫妻跟乔影的会面,傅赢不可能在老子眼皮底下溜回去偷听,想了个法子,把窃听器藏在了书房里,然后让连良装病。傅家地位超然,老师也不能说什么,两人顺利逃课。

    乔影跟连氏夫妻的对话,他们全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傅赢觉得自己可能做错了,不该帮着连良偷听的。

    乔影阿姨是真的不要连良了,连良亲耳听到,心里肯定很难过的。

    傅赢安慰不出来,乔影不要连良,跟他妈当时离开时不一样。他妈回来找他了,可是乔影阿姨却用房子说要买心安。

    傅赢本来觉得乔影阿姨不错的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小心的伸出手,轻轻拍着连良的后背不说话,过了许久,连良的情绪才稳定了下来。她微微的抽噎着,下巴搁在膝盖上,直愣愣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傅赢看了看她,小声的叫了她一声:“连良——”

    连良吸了吸鼻子,眼泪还是滚落下来,她抬起衣袖用力擦了一把,哽咽着道:“我本来就是她不要的……现在又有什么好伤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自私,她没结婚……不敢对别人说她生了个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连良的肩膀一抽一抽的,继续的擦着眼泪,小脸都擦红了,眼睛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爸爸妈妈他们很爱我,我根本不需要她……她出不出现……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给傅赢听,也是说给自己听。

    傅赢顺着她的心情连连点头:“对,对对,你说的对,就是那样的,以后我们都不理她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很久,等到外面隐约传来铃声响,两个孩子才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乔影从傅邸离开,回到诊所时,她的情绪已经控制下来。她一脸平静,经过诊所的前厅。

    前厅摆了一张红色的休息沙发,供客户休息使用。乔影经过沙发的时候,余光不经意的瞥见沙发上躺着一本杂志。

    杂志封面用的是燕伶的标题,照片是她从医院离开的背影,旁边一个男人搀扶着她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身影,乔影的心脏骤然一缩,一股痛意又开始一点点的从胸腔渗出。

    她怔怔的看着红色显眼的标题:燕伶疑有孕,获皇图老板亲自接出院。

    前台小姐看到乔影站在那里发愣,从前台走出来,看到那本杂志,拿起来翻了翻道:“可能哪个客户是燕伶的粉丝忘记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她随手翻了翻,觉得还挺有趣:“燕伶不是拼命三娘吗,怎么还怀孕了呀?不过,现在谁还买这种娱乐杂志啊,网上搜一下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她在那里自言自语,看杂志还入迷了。别说,杂志跟网络的区别,就是杂志版面大,字体大,照片大,还能随手做个小笔录什么的。

    乔影沉着气息,忍了忍,冷声道:“你不用工作了吗?把那东西扔了!”

    前台小姐吓了一跳,就看着乔影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吃了火药了……”

    乔影很用力的甩上办公室的门,好像在那一瞬间,所有的力气都用来关门了。她靠在门板上,双腿无力的往下滑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,传出这样的消息来……

    心口的痛意弥漫开,疼得她几乎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她能怪他吗?

    不能。

    他们分手很久了,他能够跟燕伶相爱,有爱情结晶,她应该为他高兴的。

    可心是不能自控的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寒川自从跟苏湘结婚后,就不怎么出去娱乐应酬了。他以前就不怎么爱玩,回到家还是进书房工作。

    而裴羡烦心事多,莫非同找他觉得是自找不痛快,所以时不时的上傅家来蹭饭,美其名曰看苏湘。

    苏湘可是他妹子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莫非同还没有走的意思,蹭到傅寒川的书房,大爷似的往沙发上一坐,喝着苏湘亲手泡的水果茶。

    傅寒川坐在书桌前看企划方案没空搭理他,莫非同摸出烟盒,抽了根烟叼在嘴里,打火机叮的一声火光亮起,他沉醉似的抽了一口,正要徐徐吐烟圈,另一边冷淡的声音响起:“这里禁止抽烟。”

    莫非同看了他一眼,只觉得他可笑。他嗤笑一声道:“傅爷,你一个老烟枪说禁止抽烟,不觉得可笑吗?”

    傅寒川翻过一页资料,抬眸淡淡看他:“苏湘说要备孕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知道苏湘已经做过去结扎手术了,在她跟祁令扬准备结婚前去做的。他看着连良那么乖巧的女孩,就连珍珠也是那么讨人喜欢,心里就痒了,想再有个女儿,长得像苏湘那样的,两个孩子一个像他,一个像苏湘,一男一女凑个“好”字。

    傅寒川这边算盘打得好,苏湘却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当初他狠心给她做手术的事儿,苏湘一想起来就一肚子火,怼他道:“你现在不怕了?”

    傅寒川当初埋下的雷,现在光脚也得亲自拆了。他又哄又骗,不要脸的说道:“我问过医生了,说二胎会容易一些。不过你要是不喜欢,那我们有一个傅赢也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苏湘自己喜欢小孩子,她错过了傅赢三年的成长,现在珍珠又是只能偶尔才过来,两个孩子她都留下了遗憾。她觉得再生一个的话,小婴儿需要更多的关注,对傅赢跟珍珠的关注就分薄了。

    她考虑再三,决定不生了,但是警告傅寒川不许他再抽烟喝酒,作息不规律。

    傅寒川的胃最近不怎么舒服,医生建议少烟酒刺激,忌饮食不规律,作息要规律。

    可傅寒川在莫非同面前就必须要用苏湘打幌子,男人之间都这样。如果说他为了养胃病不能抽烟,莫非同才不会在乎,只会给他吸二手烟。

    莫非同愣愣的看着傅寒川,一秒过后摘下才吸了一口的烟,四处找烟灰缸想要摁灭,才发现傅寒川的书房内已经找不到烟灰缸的踪迹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落地窗前的一盆金钱草,走过去把烟头丢了进去。嗤的一下,最后一缕烟雾挣扎着升腾起,又很快的消失无形。

    猫窝内,大白猫自得其乐,正在跟垫子较劲,爪子勾来勾去,终于把那米白色的垫子给勾出去了。

    那猫坐在猫爬架上,低头看着地板上躺着的垫子,发觉有人再看它,抬头看了看莫非同,然后若无其事的舔起了身上的毛。

    莫非同走了过去,弯腰捡起垫子拍了拍,嘟嘟囔囔说道:“……你一把年纪了,是得戒烟戒酒,早睡早起养成良好习惯,你那小蝌蚪的质量——”

    他忽然拖长了音调,傅寒川听着刺耳,正要回击他,就听莫非同诧异道:“咦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莫非同手里捏着一个螺蛳大小的东西,观察了会儿认出来像是个窃听器。

    傅寒川的目光也落在他的手上,眉头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莫非同把垫子丢回猫窝内,看向傅寒川道:“苏湘往你书房藏这个?她怀疑你在外面有女人?”

    傅寒川面色极冷,一把将那窃听器捏在手心里,齿关绷紧了,嘴里吐出几个字:“是傅赢。”

    他记得前几天他打电话时,那臭小子就鬼鬼祟祟的。看到这东西,就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傅赢藏窃听器,肯定是为了连良,那她应该什么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这臭小子真是要闯祸!

    莫非同还不知道乔影跟连加实夫妻见过面,只当傅赢不想有弟弟妹妹出来分薄父母的关注。那臭小子像傅寒川,一样霸道,一样求着苏湘的关注。

    莫非同看了眼傅寒川铁青的脸色,又当他生气傅赢要破坏他的生子大计,说道:“说到孩子,现在娱乐新闻可是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燕伶怀孕的消息传得满天飞,不只是娱乐杂志,网络上更是多篇报道,还有什么圈内知情人士亲口作证,几乎就是落下了石锤。

    傅寒川收回神来,淡淡说道:“你说裴少?”

    莫非同幸灾乐祸的道:“是啊,外面都已经在传他们俩年底就会奉子成婚。”

    早上娱乐新闻突然爆料出来燕伶怀孕,晚上就已经说到结婚的事儿,还有好事儿的已经编出了一场豪门大戏,说燕伶不会顺利嫁入裴家。

    “一个个的都赶上说书的了。”

    莫非同对娱乐圈那些事儿,只觉得可笑至极。明明是排练受伤,在外面就传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偏偏上了热搜第一的新闻,到现在还没撤下来,也没有人出来澄清。

    傅寒川想到乔影白天的时候,还在这里,在连家夫妻面前承诺放弃连良的抚养权。这一天差地别……不知道她看到那新闻没有。

    莫非同看着傅寒川在那发呆,没打扰他,坐回到了沙发上,拿起茶水又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忽的,他像是发现了什么,从沙发面上捏起了一根头发。

    从发色跟长度来看,都不像是苏湘的,更不是宋妈的。莫非同拎着头发看向傅寒川:“你这里,还真的进来过女人?”

    傅寒川拧眉看了他一眼,不耐烦的道:“莫非同,你好端端一个黑二代,怎么当起了妇女主任,怎么什么事儿你都要问一遍,蓝小姐那儿就没你操心的了吗?”

    莫非同才不在乎被傅寒川毒舌了一次,说道:“她在乡下烧瓷,明天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莫非同受不了火窑的高温,也不喜欢乡下地方的无聊,在那里呆了两天就跑回来了。

    傅寒川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,站起来索性把莫非同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赢让连良偷听到了乔影的那些话,傅寒川又是掺和了这件事的,一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苏湘被他弄得没法睡,睡意模糊的道:“你怎么还不睡?”

    傅寒川双手托在脑后,看着天花板,把儿子惹下的祸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下苏湘也醒了,打开了床头灯坐起来:“你说傅赢?”

    傅寒川很肯定的点了下头,从抽屉里拿出来那颗窃听器。苏湘拿在手里看了看:“你找他谈过吗?”

    傅寒川拧眉道:“连良已经听到了,现在找他谈话还能有什么用。乔影的事儿,除了乔家的人,还有那个张业亭,没人能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那孩子一直知道自己是领养的,现在听到那些,难过一阵子就会过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苏湘沉默了会儿,摇了下头道:“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的心是很敏感的。你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小就那样懂事吗?”

    傅寒川看着她,苏湘继续说下去道:“因为害怕再被丢弃。在她的潜意识里,她对每一个人都好,希望大家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苏湘做慈善事业,这些年她见到的事情多了。

    很多被抛弃的小孩,在领养家庭要么很听话,刻意表现的很好,要么就是使劲闹,惹人讨厌。两种极端的表现,前者是渴望爱,后者是怕失望。但都是相似的缘故:怕再被丢弃。

    表现的好的那些孩子,渴望留下;表现不好的那些孩子,怕有了希望后又被丢下,便不再抱有期待。

    “乔影说的话,在连良心里只会留下更深的阴影。她会一直带着这个阴影不自信,傅赢这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苏湘拧起了眉毛,难怪傅寒川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对傅寒川来说,这件事他沾上了手,就有了责任。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,只是不想让苏湘担心。

    另外,他自己也不知道,这个时候就算找了傅赢来问话,还能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那本来就是乔影想让连家人认定的事实,连家的人,也包括连良。

    苏湘靠着床头,皱着眉道:“有的女人未婚生子,又丢下孩子不肯认,是为了给自己挣一个前途。”

    “乔影若是为了裴羡还算是个缘由,可她跟裴羡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,她到底图什么呢?”

    被自己的孩子恨着,那滋味是难以忍受的。

    傅寒川道:“她一直说是为了孩子好,现在看来也未必。”

    不肯认,是伤害;认回来,也是伤害。

    两难。

    夫妻两个说着枕边话,傅赢抱着枕头站在门口,下手把脑袋抓了又抓。

    小家伙回家以后就想悄悄去书房把那个窃听器收回来,岂料傅寒川下午没再回公司,一直在书房坐着。他去猫窝那里的时候,被傅寒川差点发现了。

    后来莫非同来了,两人一直在书房说着话,他更加没机会进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莫非同走了,傅寒川回房间洗澡的时候,小家伙终于找到机会溜进去,那窃听器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傅赢就知道,肯定是被傅寒川发现了。

    傅赢偷听到乔影的说话后,自己也是坐立不安的,尤其后来连良一句话都不说了,像是哑巴了一样,老师叫她起来回答问题,她也站着不动。

    傅赢睡不着,想进来跟傅寒川承认错误,却没想听到了那么多话。

    小家伙在门口转了两圈,苏湘听着门口像是有什么声音,对傅寒川使了个眼色。傅寒川也往门边看了一眼,看到门开了一条小缝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刚才谈话,一时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傅寒川掀开被子下床,地上铺着毛毯,走在上面无声无息的。他走到门边一把拉开房门,傅赢吓了一跳,惊恐的看着傅寒川。

    傅赢再聪明再有见识,也只是个半大的小男孩。他充分展现了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是什么样的。

    而傅寒川也充分表现了一个要教育儿子的老父亲是什么样的。

    他抱着手臂站在门口,高大的个子像是铁塔一样,阴影盖住了面前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傅寒川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,严厉的目光盯着儿子。

    傅赢抱着枕头不敢乱动,小声道:“爸爸……”他紧张,穿着拖鞋的小脚不安的扭着。

    傅寒川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鬼鬼祟祟的干什么?”

    傅赢一脸垂头丧气,埋下了小脑袋:“爸爸,我做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傅寒川又瞪了他一眼,把门推开了一些:“进去。”

    傅赢抱着枕头走到房内,坐在苏湘的旁边,傅寒川关上门走回,在床的另一侧坐下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并排的坐在床上,傅赢在中间。傅赢绞着小手:“……我、我只是想帮帮她……连良想知道为什么乔影阿姨不要她,我们都以为,她会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傅赢一脸无措,苏湘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道:“傅赢,你想要帮连良的心是好的。但是你要明白,帮人做事的同时,你也是承担了一定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连良跟乔影阿姨的事,所以连良请你帮忙的时候,你就应该多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做,不但让你爸爸跟乔影阿姨失约,连良的心情也不会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傅赢很沮丧,小肩膀垮着,苏湘轻叹了口气道:“你还小,这件事就当是给你长了个教训,你也不用太在意。多陪陪连良,让她尽快开心起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傅赢点点头,又抓抓额头,也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问傅寒川:“爸爸,乔影阿姨不是坏人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傅赢还是愿意相信,她丢下连良是有原因的,才不是她不想要她。

    乔影阿姨是医生,医生都是尊重生命的,又怎么会不要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傅寒川点了下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,为什么她要让人误会?”

    傅寒川瞪了他一眼:“我要是知道的话,还用在这里想怎么给你善后吗?”

    “睡觉!”傅寒川心烦,就准备先睡下了。

    傅赢明天还要上课,便也乖乖的拎起被子准备睡下来。傅寒川瞧着儿子泥鳅似的滑下去,身体很自然的转向苏湘一边,小手抱着苏湘的腰,留给他一个背影,屁股还撅着他这一侧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滚回你房间去。”傅寒川一把把傅赢从被窝里拎出来,“她是我老婆。”

    傅赢撇了撇嘴,老男人真是太讨厌了。

    苏湘看着儿子噘着小嘴出去了,还要替他们关上房门就心疼,她对着傅寒川发脾气:“你干嘛呀,就一个晚上。孩子心情本来就不好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关了灯,说道:“心情不好你就让他为所欲为?孩子都是磨炼出来的,我儿子更不能当懦夫娘炮。”

    苏湘睨了躺下来的男人一眼,说道:“以前我不在的时候,你是不是也这么对他的?”

    傅寒川知道不能再惹她了,闭着眼装睡。苏湘瞪了他一眼,掀开被子去了儿子房间,结果没过一个小时就被傅某人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当败儿的慈母。”傅寒川上下其手,亲着温香软玉,嘴里模模糊糊的道,“他都多大了,怎么还能跟我们睡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苏湘被他弄得软软乎乎的,晕头转向的时候就想,这人分明是嫌孩子妨碍他办事。

    “傅寒川,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傅寒川堵住她的唇,勾着她,含糊道:“不要脸怎么疼老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