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41 重婚罪,你考虑清楚了吗?
    正要走出宴会厅的时候,眼前忽然一道人影横了过来,挡在了祁令扬的面前。

    面对来人,祁令扬的眼眸立即沉了下来,低低的呵道:“让开!”

    裴羡唇角微微一弯,举了下手中的酒杯示意,笑着道:“我只是想找祁总聊聊新的项目,看看有没有合作机会,不过……祁总都是这么对待别人的吗?”

    一看就是拖延术。

    祁令扬冷声道:“裴先生可以找我的助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不再理他,径直的往门口走了出去,裴羡眼着拖不住了,往他的身后看了一眼,忽然说道:“祁总,这次回来,还没时间跟大傅先生说上话吧?”

    祁令扬的眼睛微眯了起来:“什么时候,裴少喜欢管别人的家事了?”

    裴羡看着傅正南往这边走来,他轻扯了下唇角别了下头,然后便迈开了步子往大厅中央走了。

    祁令扬正抬步继续走出去,身后一道低沉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:“令扬。”

    祁令扬的脚步一顿,傅正南走到他的面前说道:“回来了,怎么不说一声?”

    面对傅正南,祁令扬神色淡淡,低头摆弄着他的袖扣:“走的时候,我也没有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傅正南面对儿子的不在意,只能无话可说。他打量着这个在外的儿子,比起以前,他更成熟也更加沉稳有气魄了。

    他是满意的,也是遗憾的。

    满意于他出色的能力,也遗憾他当年的退出。

    傅正南眸光微微一动,说道:“这次回来,是要为祁氏做事吗?”

    不远处,卓雅跟一位阔太太聊完,一转头,就看到大厅接近门口的地方,傅正南正跟祁令扬交谈着什么。

    脸上的笑意冷了下来,这时,又一个过来跟她打招呼的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这件衣服是许大师的手笔吗?听说他已经很久不出了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跟她打招呼,卓雅夫人瞬间挂起笑,跟那位太太聊了起来,也收起了盯着那边最后的一道余光。

    祁令扬就算回来了又怎样?现在傅氏是她的儿子的,那个人再也别想回来分半杯羹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停车场内。

    苏湘一直在跟压在她身上的男人较劲,她浑身发热,胸腔中充满着愤懑,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这个吻,没有任何情趣可言,只有惩罚似的索取,她只觉全身的骨头在他手指的挤压下快要碎裂。

    她推不开他,也躲不开他的唇舌,脑子因为缺氧而一次次的晕眩起来。

    在感觉就要窒息时,她趁着最后一丝清明,用力的咬了他一口,男人吃痛,却也不肯松开她,他更加用力的纠缠着她,唇齿间渐渐的有了血腥的味道,也更加刺激了他的兴奋,热吻往她的下巴移去,一直到唇舌间尝到了凉淡的咸涩味道。

    傅寒川松开了她,悬在她的上方瞧着她涨红的脸颊上,汩汩而下的泪水。

    那晶莹的眼泪,更加刺红他猩红的眼,他微微的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就这么排斥他?

    当终于得到自由,苏湘大口呼吸了几次,尽管气息中依然是他的余味,也比缺氧窒息要好。

    她浑身颤抖着,用力的抹去傅寒川留在她唇上的气味,愤怒于傅寒川又一次在她身上施展的野蛮。

    眼泪窝在眼眶,手臂扬了起来,只是落下时,因为失去的力气,落在他脸上的时候,指尖软软的碰了下他,更像是一记抚摸。

    傅寒川勾着唇角,握住她的手腕,眼眸中带着一丝邪气问道:“怎么,舍不得打了?”

    苏湘喘息着,冷冷的嗤笑了声,气息不匀的道:“我只是没有力气了……如果有的话,我一定不会惜力的……”

    傅寒川伸手,擦去她脸颊上的泪珠,微微粗粝的指腹在她的皮肤上轻蹭,流连于那滑腻的触感。

    他的指尖,像是带着低伏的电流,经过他的指,到她的身体中流窜了起来,苏湘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,忍无可忍的一把拨开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傅寒川看了眼自己落空的手,低哑的嗓音道:“怎么,生气了?”

    苏湘等喘息匀称了,脸色恢复了淡漠,她低低道:“让我下去,我不会背叛我的男人!”

    又一句话,再次的把傅寒川激怒,苏湘的手腕又一次被紧捏住,胀痛感袭来,腕骨就像要碎裂了似的。

    她在为祁令扬守贞这个念头,像是一根刺扎在他的脑子里,挑动他的神经。

    “苏湘,别惹我生气!”

    苏湘盯着他,用着极为平静的语气道:“我只是在陈述着一个事实,傅寒川,我结婚了。我不会背叛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车厢中,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苏湘可以看到傅寒川铁青的脸色,他额头的青筋突突的跳动着。

    如果这可以让他离开,并且永远都不要再来打扰她的话,她不后悔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苏湘,你还在恨我曾经对你做过的事?”男人乌沉的眼对着她,极低的声音说着,“你在报复我?”

    她一再的强调不会背叛,就是在恨他曾经对她的背叛。

    苏湘侧过了头,淡淡的望着窗外,唇角微勾,带着一丝嘲讽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可值得报复的?”

    她顿了下,转过头来对着他,看了一眼被他紧扣的手腕,平静的道:“我不想再多说什么了,傅寒川,我说了,我的女儿还在家里等我,请你让我回家,好吗?”

    对着她清冷的面容,傅寒川看了她几秒,忽然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湘被他笑的发毛,皱眉防备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傅寒川的目光在她平坦的肚子上扫了一眼,薄唇开合:“苏湘,你不可能再有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在跟他在一起的时候,苏湘每次结束后都要清洗自己,那时候他就说过,她不可能怀孕,为此她甚至去医院做过检查。

    三年后,又一次的听到他这么笃定的说。

    苏湘的嘴唇抿紧了,就听傅寒川冷声肯定的道:“那不是你跟祁令扬的种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苏湘说完,傅寒川打断了她,薄唇吐出了三个字:“七星子。”

    苏湘脸色一变,睁大了眼睛瞪着上方的男人。

    傅寒川轻吸了口气,语调平静的说道:“两年前,祁令聪去法国开会,那次,他把杜若涵也带了过去,想一起渡过六年的结婚纪念日,结果在看歌剧的时候,遇上了恐袭。祁令聪为了保护杜若涵,当场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杜若涵重伤昏迷了三天,醒来后自己拔掉了救护装置,临终前遗言,要把她的女儿交托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湘一想到杜若涵,喉咙哽了下,眼睛微微的晃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年前,杜若涵在看到苏湘跟祁令扬睡在一起的那个视频后,情绪崩溃。

    为了不想苏湘跟祁令扬在一起,她偏激的撞了苏湘的车致使那孩子小产。

    其实杜若涵那个时候,只钻在自己的牛角尖中,偏执的认为自己一生所爱只有祁令扬一个。在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,也是在瞒着祁令聪,不想要留下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祁令聪软禁她,是为断她的念想,也是为了保护那个孩子,没想到还是差点失去了。

    撞车后,医生第一时间将孩子从她的腹中取出时,还留着一丝微弱心跳,祁令聪命令医生全力救治。

    但七个月的孩子,又因母亲长期以来的情绪不稳,胎儿发育的很不好,几乎不报什么希望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,祁令聪还是要留下她的命,胎儿出来后便被送进了保育箱,小小的婴儿全身上下插满了管子,看到都会觉得心尖刀刺似的疼。

    而那时候的杜若涵在感受到那小小的生命离开,整个人是恍惚的。

    祁令聪也瞒着她,只告诉她那个孩子不在了。

    杜若涵的世界里,不再是祁令扬的影子,而是祁令聪愤恨的眼神,一次次的在幻觉中,听到那孩子幽怨的说:“妈妈,你为什么不要我?”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持续了很久,一直到杜若涵彻底的醒悟过来,觉得后悔对不起那个孩子,情绪又一次的崩溃,祁令聪才带着她去见那孩子。

    看着已经恢复起来的女儿,两人的感情这才有了转机。

    却还是抵不过突如其来的残酷。

    祁令聪死后,杜若涵的世界是崩塌的,她本就是个为情而生的人,祁令聪不在了,她觉得自己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苏湘,把女儿托付给了她唯一信任的人,也希望她能够原谅她那时的任性。

    而那个时候,苏湘还在跟着公益团队在到处游历,直到祁令扬抱着珍珠找到了她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祁令聪夫妇在法国遇难,这在当时的北城闹得很大,祁海鹏受不住打击,一夜白头,那个时候的他沉浸在丧子的悲痛中,没有精力去照顾那个病弱的婴儿。

    祁令扬在结束了丧事后,带走了那个婴儿。

    但傅寒川那时候并不知道,祁令扬会带着那个孩子去找苏湘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时候,苏湘已经失去了音信,他也并不知道杜若涵临终前会留下那个遗言,也就没有将两者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在知道苏湘这次回来,带着个女儿,才又彻查了一番。

    那个孩子瘦弱,看起来只有两岁的样子,但其实,她已经三岁。

    若不是铁定苏湘不可能有孩子,还真的会让人以为,那是她跟祁令扬所生。

    傅寒川的薄唇开合,又一次的道:“苏湘,那不是你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从回忆中收回神思,苏湘望着傅寒川,承认道:“是,她是杜若涵的女儿,但她现在是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沉了沉,微微的眯起反问道:“傅寒川,你一再的说我无法再生育,你凭什么这么笃定?”

    她去做过检查,为了防止傅氏旗下的医院受他控制,她还专门去公立医院做了检查,得出的结论只是她的身体虚弱而已。

    她甚至怀疑过是傅寒川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虽然她跟祁令扬没有发生什么,但在外人看来,她跟他有过亲密关系,他却还能这么笃定的说,她不能够生育。

    苏湘对视着傅寒川,不放过他脸上一丝的表情。

    而傅寒川只是神色淡淡,平静道:“我就是知道。”

    苏湘为他这样的答案而气结,握紧了拳头。倏地,她莞尔一笑说道:“好啊,那我回去跟令扬再试试,看能不能真如你所言,我没办法再生育。”

    寂静的空气中,可以感觉到气流的涌动,傅寒川紧绷的肌肉微微跳动,他咬牙切齿的道:“闭嘴!”

    一想到她跟别的男人在床上缠绵,他就想撕碎了她。

    三年前的那一次,是她受了卓雅夫人跟苏润的设计,那一幕,造成他几年的阴影,至今还在。

    他至今都无法释怀,只能强迫自己不要去想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她必须回到他的身边来!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能说,我跟祁令扬本就是夫妻。我们夫妻间的事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苏湘又挣扎了起来,另一只手去推他,既然问不到答案,她可以再去医院检查,私人诊所也行。

    他倒是提醒了她,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夫妻?”傅寒川冷笑着看她,他提起握住苏湘的那只手腕,她无名指上的钻戒闪着碎光,针似的刺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就这一只破戒指,就能够证明你跟祁令扬是夫妻了吗?”

    车厢中,手机铃声又一遍的响起,在狭小的空间中显得尤为响亮刺耳。

    傅寒川瞥了一眼那支被他丢在一边的手机,上面的来电显示,阴冷目光移到苏湘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要真结了婚,那你可是犯了重婚罪,你考虑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苏湘的脸色迅速失血,心里咯噔了一声。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继续着,同时的也捏着她的那一根无名指。

    “知名编舞老师,残联爱心大使,励志的典范……这些你挣来的荣耀,你苦心经营的一切,都不想要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湘,你抛夫弃子,这指控可不是说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苏湘的脸色煞白,目瞪口呆,这不可能!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她脱口而出,“我们早已经正式离婚!”

    傅寒川阴冷的笑,正要说些什么,突然车门被人用力打开。

    因为找不到苏湘,祁令扬的胸口还在剧烈的起伏着,可眼前的一幕,让他的眼眸立即充血。

    随着车门的打开,里面多了一些光线,也可以更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只见傅寒川压在苏湘的身上,而两人的衣服都凌乱着,嘴唇是热吻过的红肿。

    苏湘震惊于忽然出现的祁令扬,慌乱的一把推开了傅寒川,而这时候的傅寒川又表现的好像易推倒的样子,居然一推就往后退过去,也松开了她的手腕,对着祁令扬挑衅的冷笑着。

    苏湘此时又有充满的羞耻感,她手忙脚乱的跳下了车。

    因为长久的被困在车内,维持着那个姿势,她的腿脚麻得没有了力气,一着地就腿软的往地上倒,更是给人造成了某种错觉。

    傅寒川唇角勾着,好似吃饱餍足,心情愉悦的道:“怎么,被我干的腿都站不稳了?”

    而苏湘气得浑身颤抖,只觉全身的血液都往脑部奔涌,这男人比起三年前更加无耻混蛋!

    祁令扬的大手在苏湘着地之前,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臂,将她拖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单手搂着她,防止她再度跌倒,同时,另一只手慢条斯理的解开身上的西服扣子,一双眼冷冷的盯着傅寒川。

    苏湘的身上忽然一暖,她被他脱下的西服包裹了起来,也在这时,她细软的腰肢被人一勾,身体紧贴在了祁令扬的胸口。

    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贲张起来的肌肉,坚硬的像是石头一样,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怒气。

    她抬头,对着祁令扬道:“不是你看到的那样,也不是他乱说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她用平静让这场荒诞结束。

    祁令扬抱着苏湘往后退了几步,像是要将她与傅寒川拉开一个安全距离,他低眸看着她,衬衣的衣袖一下一下的在她的唇瓣上擦拭。

    布料的纤维在她红肿的唇瓣上反复摩擦,有些微微的刺痛,但苏湘并未阻止他。

    祁令扬漠漠的道:“你不用跟我解释,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看着眼前一幕,呼吸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忽的笑起,抬手擦了擦自己的嘴唇,上面还有着苏湘花了的唇膏,还有不知道是谁的血迹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,只在更加的挑衅着祁令扬。

    这时,祁令扬冰冷至极的眼抬起,看向车内走出来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垂下手,低声对着苏湘道:“站好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同时他转身,疾速的出手。

    苏湘只感觉眼前一花,都没看清楚祁令扬是怎么出手的,就听到肉骨碰撞的沉闷声。

    傅寒川被祁令扬打得踉跄了几步,唇角被打裂,他仿佛不觉得痛似的,往地上啐了一口血水。

    祁令扬继续的上前,一拳又揍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觊觎别人的女人,傅寒川,你的这种恶习我不介意帮你改一改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真特么的耳熟。

    傅寒川别了下脑袋,抬手挡住了祁令扬挥过来的拳头,另一只手全力出击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沉闷的声音,祁令扬的腹部被重重的一击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很快的厮杀了起来,两只有力的手臂碰撞在了一起,形成了一个x,暗自的较劲着,看谁压制住了谁。

    “祁令扬,是谁卑鄙的用孩子把她捆绑住!”

    祁令扬侧头看了一眼苏湘,看起来傅寒川已经知道了珍珠的身世。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意外,傅寒川猜到了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只要他跟苏湘完婚,他们依然会过回自己平静的日子,傅寒川会彻底的从她的生命里消失。

    苏湘看着两个大男人打来打去,重重碰撞的声音撞击着她耳膜,她忍不住的大声叫道:“别打了!”

    她的脑子很疼,她的心里很乱,也很不安,那种不安感,让她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眼见着苏湘冲撞了过来,祁令扬连忙的收住了出拳:“苏湘!”

    冲出的拳头在半空急急的转而为掌,顺势的一把搂住了苏湘,冰冷的眼瞪着傅寒川,似乎不分个胜负,不来个你死我活,这场战斗就不会结束。

    苏湘揪住了祁令扬胸口的衬衣,气息不稳的道:“别打了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的吸了口气道:“珍珠还在家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苏湘这么一说,祁令扬冷冷的看了一眼傅寒川,带着她转身往自己的车那边走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看着他们紧贴在一起的身体,目光恨不得化作刀片将他们分割开来。

    可也有着无力感。

    她终究还是要跟祁令扬走……

    看着苏湘的身影渐渐的与他的距离拉开……

    祁令扬的车就在前面不远处,车门打开,苏湘正要上车之时,身后一道沉冷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苏湘,别忘记我跟你说的,千万不要犯错……”

    苏湘的脚步停住,转头看过去,她的眼睛倏地睁大,身体忍不住的晃了下。

    就见傅寒川举着左手,手里捏着一本红色封面的证书。

    尽管有些距离,但那烫金的字体那么的清晰——结婚证!

    那是一本崭新的结婚证!

    苏湘记得很清楚,他们的结婚证早就被她撕碎,用胶布贴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不可能!

    苏湘一直想不明白,为何傅寒川会在车上说她犯了重婚罪,还以此来要挟她,以为他只是吓吓她而已。

    可看到这一张结婚证,她彻底的凌乱了,眼睛剧烈的晃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再去办结婚的,如果真的办了,她不可能对此毫不知情的!

    假的,他一定是从哪里弄来糊弄她!

    祁令扬对着那一张结婚证眯了眯眼睛,呼吸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横在苏湘的手掌更握紧了一些:“别管他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苏湘脑中空白着,茫然的抬步上车,就听身后的男人低沉的声音道:“苏湘,你那么尽心尽力的替别人养孩子,就没想过傅赢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他为了找你,差点迷路走失?”

    那一瞬间,好像所有的力气都从她身上抽走,她的脚一软,差点跌了下去。

    傅赢!

    一想到傅赢,苏湘崩溃了,大声叫喊了起来:“别说了!”

    她的语调本就怪异,这一叫喊,喊出了破音。

    傅赢,那是她心中永远的疼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打晕的司机被放在了后车座,祁令扬抱着苏湘坐在了副驾座上,将车子驶离。

    傅寒川冷冷的看着车子疾驰而去,这才转身走向自己的车。

    一股极低的气压笼罩着他,使得寻找而来的常妍生生的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在发现傅寒川不在宴会厅后,她便一路找了过来,进入停车场的时候,只听到傅寒川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眼底迅速的浮起了泪水。

    这三年,她也是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傅赢,他都看不到吗?

    那个女人弄出那么大的丑闻,她不是已经脏了吗?

    就算把时间当成粉笔擦,那些过去可以遗忘,可这两年来,那个女人一直都跟祁令扬在一起,这他都不介意吗?

    为什么他还要找回那个女人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子在马路上飞速的行驶,一路的灯光掠影拂过,落在苏湘的眼底,只有夜色无尽的黑暗。

    她的脑中一片空白,又好像闹哄哄的不停的在吵闹。

    结婚证?

    为什么三年前已经结束了的婚姻,还会再有牵扯?

    她不明白。

    还有傅赢,这三年里,她无时不刻的在想着傅赢,每晚睡前都要看一看那孩子。

    当初她走的决绝,是这座城市已经容不下她。

    并不是她舍得丢下自己的孩子,若非情非得已,谁能够抛下自己的孩子不管?

    傅寒川的指控,将她的心都快揉碎了。

    冰冷的手指被人握住,用力的捏了一捏,苏湘的思绪才回来。

    她侧头看了他一眼,泪眼模糊的望着他:“祁令扬,我没有要丢下傅赢……”

    祁令扬更用力的握紧了一些,他沉沉的道:“我知道,这些年,只有我最清楚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中划过一道愤怒冷光。

    傅寒川不愧是最阴险凶狠的男人。

    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,不惜舍下苏湘作饵,而现在为了让苏湘回去,又用了最狠的方式将苏湘迅速击溃。

    面颊的齿关咬肌鼓了起来,祁令扬眸光深沉的看着前面的夜色,手指紧握着方向盘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不管谁来阻挡,他都会把控好这前面的路,绝对不会让它出现偏移的!

    很快就回到了湘园。

    珍珠果然在哭闹,而且哭得声音都嘶哑了。

    像是一道回魂铃,苏湘一听到孩子的哭声就急急的跑进屋子里。小姑娘瞧见她,委屈的像是被抛弃了,伸出小手只要她抱,一到她怀里就紧紧的抱住她的脖子不放手。

    两年前,苏湘从祁令扬手中接过珍珠的时候,她还不叫珍珠。

    才一岁的婴儿孱弱的像是小猫似的,祁令聪为了养活这个孩子,甚至信了民间贱名好养活的说法,不给她起大名,就叫她毛毛。

    珍珠是苏湘后来正式给她取的名字,意思是她像珍宝一样的宝贵,她会如对待自己的眼珠一样好好爱她,护她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苏湘刚刚得知自己并非天生哑巴,在她每天都在问自己活着的意义的时候,这个孩子像是一道光,又将她的生命鲜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直在为杜若涵失去的孩子而愧疚自责,没想到这孩子竟然顽强的活了下来,而杜若涵在生命终结的时候还愿意把孩子交给她来养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孩子尽管不是她十月怀胎生下,但是意义也非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