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97 你一大早跑过来,就为了问我这个问题?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傅寒川竟然坐在椅子上就这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睡在他腿上的猫醒来跳上桌子,自个儿无聊的把笔当成玩具拨弄,那支笔咕噜噜的往前滚了滚,到了边角直接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好在抽屉拉开了一条缝,签字笔掉落在抽屉,大白猫伸长了前爪噘着尾巴在那捞。

    傅寒川听着些微动静,蹙了蹙眉醒来,就见一条刷子似的尾巴在他眼前晃来晃去。

    那猫正是兴奋的时候,对着傅寒川“喵”的叫了一嗓子,前爪在抽屉扒拉了下,似是让他帮忙拿一下。

    傅寒川揉了下猫脑袋,拉开抽屉,那支签字笔正掉落在一叠照片上面。

    傅寒川将笔拿起,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想到了什么,眉头皱了下。

    他将笔搁在桌面上,然后把那些照片全部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,是卓雅夫人拿过来给他的,苏湘跟祁令扬的亲密照。

    傅寒川对着这些照片若有所思,眉头越皱越深,呼吸也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白猫依然兴奋的在桌角玩笔,咕噜噜的响,傅寒川抬眸抽了一张纸,将那支笔拿了过来拔开笔帽,迅速的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白猫失去了玩具,对着男人“喵”的又喊了一嗓子,这回男人没理它,顷刻间,纸上写了几个时间点。

    这些照片出现的时候,与苏湘跟他闹出潜规则事件的时间接近,而现在,又爆出三年前的旧闻……

    那一段视频,是三年前视频的升级版,也就是说,这个放出视频的人,很有可能就是三年前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卓雅夫人已经让苏润停手,而苏润既然拿到了钱,为何还要继续做下去?

    那么只有一个答案,便是另外有人指使了他,把卓雅夫人的计划继续了下去。

    苏润那时把责任推在卓雅夫人身上跑路日本,但现在,他在日本欠下那么多债,甚至需要卖房救命,为何他不回到国内?

    还是说……在国内有他害怕的人,让他不敢回来,或者是,没办法回来?

    傅寒川捏着笔,一只手抵在下巴慢慢的摩挲着手指,想到这些事情,脑子飞快的转动着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喝了不少酒,感觉到口渴时,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拿水杯,凑到唇边的时候才发现水杯是空的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空空的杯子,不免又是一股气恼,苦笑了下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以前,他在书房工作,那个女人会给他送来一杯咖啡,或者热牛奶。

    已经过了三年,他竟然还会习惯性的觉得,这桌上的水杯永远是满的。

    大白猫端坐在桌角,安静的看着男人,猫嘴发出亲昵的喵呜声,看到那支笔放下了,又起来去拨来拨去。

    傅寒川揉了揉它柔顺的皮毛,站起身,走出书房倒了一杯水又回来坐下。

    一杯水后,他拿起笔,将中断的思路连续上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那些照片上。

    关于照片的来源,之前他找人调查过,但是除了傅家老宅门口的一段监控,别的就无从查起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视频,还是照片,主角都是苏湘跟祁令扬,好像这个人就一直在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那么是否有可能,是同一个人所为?

    为何照片寄给了卓雅夫人?

    傅寒川的笔尖停留在最后一行,手指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傅寒川一早就出现在了傅家老宅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从楼梯上下来,看到坐在餐厅享用着早餐的男人,眉毛微皱了下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吵过架,母子俩的冷战便升级了。在公司的时候,都只打个照面便各走各路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施施然的走向餐桌,冷声道:“怎么,那边的保姆没做早饭,让你一大早跑这儿来?”

    她拎开椅子坐下,夏姐将早餐送过来,卓雅夫人拿起筷子,并不看傅寒川一眼。

    傅寒川喝完最后一口蔬果汁,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唇,说道:“我在客厅,有话想要问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起身去了客厅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眼角余光随着他的背影而动,尔后垂眸慢慢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卓雅夫人走过来,在傅寒川对面沙发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要问的?”

    傅寒川抬起眼眸,视线冷静,他道:“三年前,你让苏润下手的那个计划,除了你们两人知道以外,还有没有别人知晓?”

    闻言,卓雅夫人眉毛皱了下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傅寒川气息冷沉,面色不变,他道:“母亲,事关你自己,请一定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深深看了他一眼,空气沉寂了几秒。

    既然是她安排下的计划,又是见不得光的,自然只有她跟苏润知晓,哪里来的什么第三人?

    不过,如果是苏润在行动的时候,露出了马脚被人知道了呢?

    也有可能,是她跟苏润谈话的时候,被人听到了?

    卓雅夫人心里烦乱了起来,开口道:“事情过去那么久,我需要好好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瞧了她一眼,拿起茶几上搁着的羊皮手套,说道:“好,如果想起什么来,请母亲一定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要起身。卓雅夫人见他要走,冷声道:“你一大早跑过来,就为了问我这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湘跟祁令扬的事,跟你无关,你少插手进去,免得惹上什么不干净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如今,是那苏湘跟祁令扬的桃s色绯闻满天飞,他要是插手进去,就变成了三角感情纠纷。

    这年关将至,还想当年终大剧场免费给人看笑话吗?

    傅寒川脚步停顿了下,转头看向卓雅夫人道:“夫人,傅赢下周一开始就要转学到私立学校就读,你说,这件事我还能置身事外吗?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身体猛然一震,惊愕的看着傅寒川往外走出去的背影,就连叫她“夫人”的称呼都没注意了。

    孩子转学是很正常的事,她本身也一直反对傅赢就读公立学校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期末考在即,孩子紧急转学,还能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小学也是个小社会,那些孩子家长看到了新闻,在自家孩子面前就会提起,傅赢在那个环境里,定然会听到那些传闻……

    卓雅夫人捉紧了手指发愣,夏姐叫了她好几声她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嗯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夏姐一手拿着她的手机,说道:“夫人,您的电话,是常小姐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看了眼手机,下楼的时候,手机忘在卧室了。

    她将手机拿过来,神思还留在傅寒川留下的问题中,她心不在焉缓缓道:“常小姐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电话里常妍甜美的嗓音透着些疑惑:“夫人,您的声音怎么这样?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提了提精神,清了下嗓子道:“没什么,晚上没有睡好罢了。你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哦,那正好,别人送了我一些养生茶,夫人如果在家的话,那我就送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……一起出去逛逛街?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心中正烦闷,说道:“就要年底了,商场买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常妍愉快的答应了下来,约了时间地点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放下手机,看了眼傅寒川刚才坐过的位置,脸色又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姐等候在一边一直没离开,卓雅夫人抬头看了她一眼,吩咐道:“去我房间,挑那件藏青色的外套,还有我的手提包,叫老何备车,我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夫人。”夏姐马上过去办事,一会儿便将东西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在夏姐的伺候下穿上衣服,藏青色的双面呢外套穿在身上,一圈毛茸茸的貉子毛领叠在肩膀,更显她高贵冷艳的气质。

    三十年前,她是享誉全城的三大美人之一,而今,她虽已老,脸上攀上了岁月风霜,但她那一身冷傲气质却好似在三十年的磨砺中越加锋利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拎着手包挺背昂头的抬步走了出去,老何守在车旁边,看到她出来便打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车内的暖气早就打开,此时车内温度正好。

    “开车。”

    一声下来,车轮碾压着冷硬的地面往前开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常家别墅,杨燕青拿着本书在走廊经过,半开的房门正好听到常妍挂断电话时的话。

    “小妹,你要出去?”

    杨燕青推门进来,常妍正将手机放入手包内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常妍笑了下,“跟卓雅夫人一起。”

    杨燕青微蹙了下眉,瞧着她在衣帽间挑选衣服。

    前几天她说跟傅寒川吵架,也没见她跟卓雅夫人怎么往来,看来情绪低落的日子是过去了,又开始跟人家热络起来了。

    杨燕青坐在床角,看着她穿上外衣,说道:“怎么,和好了?”

    常妍扣着腰带,垂着的眼皮微动了下。她手指利落的将腰带挽出一只漂亮蝴蝶结,说道:“大嫂,我跟卓雅夫人的关系一直都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眼下是年底了,各家各户不是更加要多走动?”

    “我们常家是外来户,好不容易在北城站稳脚跟了,怎么也要维持下去啊。”

    傅家在北城的地位显赫,傅正南又是商会一把手,到了年底,那些太太小姐们比起往常更加八面玲珑,都忙着送礼邀饭局。

    往年这个时候,杨燕青作为常家长媳,早就开始活动起来了。只是如今她刚怀上还没出头三月,常奕谨慎起见便没有让她再走动。

    杨燕青笑了下道:“以前这些事都是我来做,现在小妹出道了,都可以交给你来做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常妍坐在梳妆台补妆,又笑了笑道:“以前你最不喜欢人情交际,现在做起来倒是得心应手。”

    常妍抹着唇膏,忽然手指一颤,镜子里,红润的唇瓣有一抹红色越出了唇线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她惊呼了一声,连忙抽了纸巾擦拭起来,杨燕青看她手忙脚乱的样子皱了下眉,“怎么刚夸你就毛毛躁躁了。”

    常妍放下唇膏,笑了下道:“还不是大嫂的话吓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杨燕青微微一愣:“我怎么吓到你了?”

    常妍道:“大嫂刚才说,以后你的事情都要交给我来做,可不是吓唬到我了么。”

    杨燕青宠溺的笑了下:“好了,你早点去吧。卓雅夫人的脾气,不喜欢等人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站起来往外走,常妍想到什么,叫住她道:“大嫂,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杨燕青的手指扶着门把,闻言停了下来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常妍抿了下唇瓣,似是难以开口,看了她一眼后期期艾艾的道:“大嫂,现在应酬多了,我怕我手里的钱不够,能不能让大哥多给我一些?”

    “这出去买东西什么的,总不能让别人买单吧。”

    杨燕青奇怪的看了她一眼,常妍有公司股份,每年分红不少。她以前没有进入公司,也没跟那些太太小姐们交往起来,除去她的那些花销,手头上应该还有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,她现在也算是为公司做事,不想动自己的私钱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说起来,那些太太们一场牌局都要花费个几百上千万,去一次商场,几十万是正常。

    杨燕青点了下头道:“好,我会跟你大哥说的。”

    常妍甜甜一笑,上去抱了她一下:“谢谢大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商场。

    天气阴沉沉似要下雪,卓雅夫人的脸色一如那天色,一直冷面不展,常妍看了眼她的脸色,眼眸微微一动,笑着问道:“夫人,看你黑眼圈都出来了。什么事让你睡不着?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挑着一排排的衣服,却没有一件看得入眼的。

    她收了手指,看了眼常妍道:“还能是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不提了,一说起就更头疼了。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揉了揉太阳穴:“累了,去茶室坐一坐吧。”

    说是茶室,其实是珠宝柜的贵宾室。

    前面桌子摆了一排珠宝盒,每件首饰都像是艺术品一般令人惊叹,宝石跟金属色泽在灯光下互相辉映。

    柜台经理亲自倒了茶水送进来,微微笑道:“夫人,常小姐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点了下头,拿起普洱茶轻啜了一口,对桌上那些珠宝,并没有多放在眼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她道:“常小姐,你年轻,这些珠宝首饰戴起来更漂亮。”

    随着年关的来临,除了那些定制礼服商订单爆满以外,就是这些珠宝首饰最抢手了。一件华贵首饰戴在身上,衬得是人的高贵美艳,也是背后的家底实力。

    法国作家莫泊桑不是有一篇小说,说的就是女主人公为了在晚会上亮眼一把,向朋友借了一条钻石项链。

    常妍笑了下,在那些珠宝上看了一圈,挑了边上的一条蓝宝石项链,吊坠中间是一块婴儿掌心那么大的蓝宝石,周围用一圈珍珠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瞧着她将那条项链托在掌心观察,柜台经理微微惊讶,因为像这种款式的首饰,适合年龄大一些的女士佩戴,显得端庄威严,典雅高贵。

    不过柜台经理见过那么多客户,那双眼睛在油锅里练过似的,马上就明白了常妍的心思。

    她笑着解说起来:“常小姐,您手中的这款项链,是设计师按照海的构思设计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块蓝宝石,是原石,只做过简单切割,这些珍珠,是人鱼眼泪的意思,说的是海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设计师设计这条项链的时候,是以女儿给母亲送礼物的心情来设计的。”

    常妍看着蓝宝石透亮的色泽,看向卓雅夫人道:“夫人,这条项链好看吗?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笑了下道:“只有上好的原石,才不需要切割,这条项链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吧?”

    她看向柜台经理:“像这样的原石可不多。”

    柜台经理点了下头笑道:“夫人说的正是,设计师为了这条项链,走了很多地方才得到的,只此一条。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道:“常夫人好福气,生了个孝顺女儿。”

    常妍不好意思的笑了下,默不作声的将宝石项链放回了盒子里,将盒子盖上往前挪了下,意思是这条项链她要了。

    整齐的一排珠宝盒中,那一个位置空缺了下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,常妍又挑了一条钻石项链:“下周于先生家办宴会,就戴这一条项链吧。”

    她托着中间设计成海轮方向盘的吊坠,中间是一枚五克拉的钻石,四周延伸出来的金属支线又像是太阳光芒,意为向着阳光掌握幸福的方向。

    五是吾的意思,可见设计师在设计这项链的时候,考虑了很多因素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点了点头:“嗯,很配你。”

    每个女人,都希望这一生都是充满阳光,向着幸福的方向走向人生终点。

    思及此,她脸色微黯了下,嘴里茶味的余甘变得微微苦涩起来。

    她放下茶杯,随便挑选了条项链,而常妍又接着挑了几件首饰,最后才让柜台经理去包装起来了。

    柜台经理一下子出了几个大单,一脸笑意的拿起那几个珠宝盒:“夫人,常小姐,你们稍等。”

    贵宾室内,一时只剩下卓雅夫人与常妍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笑道:“怎么一下子买那么多,这些首饰可都是单品,价值不菲。”

    常妍无所谓的道:“不过就是些首饰罢了,女人的柜子里,除了缺衣服,也缺搭配衣服的珠宝,夫人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赞同的点了下头,眉眼多起一些笑意:“以你常小姐的身份,那些珠宝确实不过是点缀。”

    常妍笑了笑,想到什么,她的笑意微微落下,看了眼卓雅夫人小心问道:“夫人,上一次在盛禧酒店……您跟寒川还好吧?”

    那次傅寒川跟苏湘单独在包厢用餐,卓雅夫人当时就怒了起来,苏湘顶撞了卓雅夫人,傅寒川又跟她冷战,最后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一提到苏湘就一肚子火,不过视频门那件事出来后,谅她也没那脸面再去勾y引她的儿子了。

    她板着脸拿起茶杯喝了一口,冷声道:“好好坏坏也就那样了。他以为他跟那个哑巴还能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常妍看了看她脸色,抿了下嘴唇小心翼翼问道:“夫人是说,那个视频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视频,我也看了……寒川他,是不是很难过?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的脸色更难看了一些:“有什么难过的,不过是个不干净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苏小姐看起来不像是那样的人,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本就心里扎着刺,常妍那句话,好像将那根刺更往她心里推进去了些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一冷,说道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她的下作手段,又不是现在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不悦的扫了一眼常妍:“你怎么向着她说起话来了?”

    常妍笑了笑:“夫人,我不是向着苏小姐说话。不过她是傅赢的母亲,这种事闹出来了,可别伤了孩子的脸面。”

    她慢慢的摩挲着茶杯润滑的表面:“对了,傅赢他应该还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一想起傅赢,肩膀微垂了下道:“他还不知道,好在寒川想的周到,给他办了转学。”

    “转学?”常妍微微睁大了眼睛,“傅赢习惯了那个地方,要是转学的话,肯定是不开心了吧?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冷声道:“不转学以后更不开心。那种混杂的地方,肯定没什么好话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柜台经理将包装起来的珠宝盒送进来:“夫人,常小姐,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常妍接了过来说道:“都记在我的名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柜台经理恭敬笑着:“好的,常小姐。”

    购物结束,两人又一起在餐厅用了餐,走出商场的时候,天空已经飘下雪花。

    常妍将两个珠宝袋递给了卓雅夫人,其中就包括那条蓝宝石项链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看了眼:“常小姐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常妍温柔笑道:“夫人,您就只有一个儿子,可没女儿。我爸妈有我们兄妹三人,我的嫂嫂们都跟女儿一样贴心,不愁我这个小女儿孝顺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给夫人的过年礼物。听说夫人当年是北城的大美人,如今也不减当年艳色,戴起来一定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的心情一直不大好,常妍这么一捧一送,心中郁结倒是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笑道:“跟那些太太小姐们处多了,嘴巴倒是越来越甜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礼物,我就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司机在她们的身后撑起伞,两人一起走下台阶,临别上车时,常妍想起一事说道:“对了夫人,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傅赢了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带到于先生的宴会上来,我陪他一下可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