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99 等着变光头
    红色的车在弥漫的尘土下渐渐远去,在天色最后一点昏暗时变得模糊。

    傅寒川垂着的手,攥得死紧,脸颊绷起的线条冷硬无比。他看着前方,眼内只有不肯放手的坚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老师的工作效率很快,在一个周末的时间就办好了傅赢的转学问题,周一傅赢便要进入私立学校上课。

    早晨,傅赢穿着睡衣晃出房门口,对着正好也从门口走出来的傅寒川冷冷一瞥,连爸爸都没叫一声,趿着拖鞋无精打采走向餐厅。

    傅寒川看了眼小家伙的背影,眉头微皱了下。

    学校上课时间比较早,所以傅赢起床一般要比他早半个小时,而且起床的时候就直接换好了校服。

    宋妈妈为了傅赢新学校的第一天,特意做了他爱吃的蛋包饭,傅赢坐下就开吃,闷不吭声的。

    傅寒川一如既往穿着笔挺,西服搭在他的手臂上。经过客厅时,他随手将西服搭在沙发扶手,在餐厅将椅子拉开坐下。

    傅赢埋着小脑袋吃饭,眼角瞥到他的裤腿便丢下勺子走了。

    宋妈妈看了看小家伙板着的小脸,回头看了一眼傅寒川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傅寒川捏着筷子,冷声道:“先别管他。”

    孩子转学肯定闹情绪,尤其是在没有跟他做过商量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宋妈妈“哎”了一声,回头看了眼儿童房的房门,呐呐的继续去厨房干活。

    傅寒川吃了几口,放下筷子起身。

    儿童房内,傅赢窝在他的床上,睡他的回笼觉,眼睫毛却在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傅寒川的双手插在裤兜里,冷冷的看着被面上鼓起的小小一团。

    傅赢在这样的盯视下根本没办法入睡,拎着被子将整个脑袋都盖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要到什么时候?”男人低沉冷淡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傅赢瓮声瓮气的声音从被子里冒出来:“我不去上学!”

    傅寒川抬起腕表看了一眼,说道:“你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,起来。”

    语气里,不容半分违逆。

    傅赢的指甲一下一下刮着嘴唇,手表的荧光在被窝中透出一丝光线。他看着上面一秒一秒的跳过去,憋得后背开始冒汗。

    “我数到十,再不起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傅寒川平直冷淡的声音在读秒,“一二三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到九,傅赢憋不住气了,嚯的一下掀开被子,大声道:“烦死了!”

    他乌黑的眼珠子泡在泪水里,晃啊晃的看得叫人舍不得,偏偏那张几乎跟男人一模一样的小脸倔强着不肯服软。

    傅寒川冷睨着他,父子两个的眼神较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又一点一点的过,傅寒川的脸色越来越冷,傅赢小手捉紧了被子,再一次大声的道:“我不要去那里上学!”

    傅寒川最后看了眼时间,这一次没有再跟他废话,大手一伸,直接将傅赢从被子里拖了起来。

    傅赢崩溃的又哭又叫:“你们大人一点都不尊重小孩子!”

    傅寒川被儿子的哭闹吵得额头青筋突突的跳,忍着不下手揍他一顿,用最后一点耐心给他换了校服。

    宋妈妈站在房门口听着孩子的哭闹声,心说这家里没个女人还真的不好对付日子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房门打开,傅赢穿着新校服出现在门口,眼睛里还包着一泡眼泪,眼睛红红的。他噘着小嘴,满脸不情愿。

    傅寒川站在他的身后,手里拎着他的小书包。

    宋妈妈连忙摆出一张笑脸,眼角的皱纹挤得像是菊花似的:“小少爷,吴老师来了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冷声道:“我送他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宋妈妈微微一怔,反应过来后连忙应和,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车内,傅赢的两条小腿随着车子的颠簸微微晃动,他看着连良发过来的消息:傅赢,你真的不来学校了吗?

    在知道自己要转学后,无处话凄凉的傅赢小朋友便在一个深夜给连良打了电话,两个小孩子对这个突然的转变都挺懵的。

    傅赢看了眼前面傅寒川的后脑勺,吸了吸鼻子,他摁了通话键,当着他的面给连良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嗯,我现在就在去那个学校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点也不想去那里上学,可是我爸爸逼着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在那里不高兴,我就打烂他们所有的窗子,把学校烧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边傅赢幽怨的说着电话,傅寒川从后视镜冷冷扫了一眼,一点都没搭理。

    车子一停,新学校到了。

    傅寒川解开安全带:“到了,下车。”

    这所是全市最好的私立小学,名门贵族子弟的聚集地。

    站在校门口看进去,里面漂亮的校舍处处可见讲究。学校学生人数少,校门口没有众多的私家车,但每一辆都是豪车系,从车内走出来的孩子也一个个都趾高气扬的,目不斜视的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傅赢扁着小嘴,望着眼前全然陌生的地方,那一步怎么也不肯往前。

    他眼睛余光扫了一眼在他身侧,那个高大威武的身影,脚悄悄往后退了一步打算逃跑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等跑出去,肩膀就被人扣住了。

    傅寒川冷声道:“你要敢逃学,就别被我抓到。不然,你就等着变光头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不管是学校的玻璃、草坪,还是别的什么,只要学校老师给我打电话,你也一样等着头发被剃光。”

    傅赢气愤的喷着气,小手摸了摸头发,生气的冲他吼道:“我讨厌你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转头往里面跑进去了。

    傅寒川瞧着傅赢的小身影,微微沉了口气,脚步一抬跟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就如同傅赢第一天上学那样,在校长办公室,傅寒川跟校长谈了会儿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时间,开车往傅氏大楼驶去。

    每周一的早晨都是最为繁忙的,又是赶上年关将至,公司内所有的人员都恨不得多出一双手一双脚来,走路都是带着风的。

    而今天显得更为忙碌。

    傅寒川笔挺的身影一进入大厅,冷眼一扫眉毛微蹙了下,径直走向总裁专用电梯。

    到了总裁办,傅寒川便摁了内线电话通知乔深进来。

    傅寒川脱下外套大衣挂在角落衣架上,乔深敲了下门进来:“傅总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整理着袖扣,往办工桌那边走,沉稳的身姿不慌不乱:“今天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由于他早上送傅赢去了学校,又在校长室耽搁了那么一会儿,对于进来时看到的异常自然要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乔深道:“哦,是这样的。在您没来公司之前,王总监先召开了一个会议,公布了蜘蛛计划,因为是临时*进来的项目,一时打乱了节奏,大家时间上都很紧张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在皮椅上坐下:“蜘蛛计划?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计划,乔深显得有点儿兴奋。他道:“这是盛唐从封氏争取过来的项目,如果研发成功,对整个旅游业将有着深远影响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面无表情,将一叠放在他桌面上,等着他签字的文件打开。

    乔深道:“那便是新项目。原本,封氏打算交给祁氏,不过这段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乔深一提到祁氏,便机敏的打住了话头。

    想也知道这项目是怎么抢过来的。

    祁令扬接手了祁氏,短短两个月时间便掌握了整个公司业务,在这前提之下,开始了新一轮的领域拓展,也就是他的老本行——高科技公司。

    祁令扬早年成立了盛唐科技,在高科技行业很有名气,祁海鹏当初也想过让祁令扬回公司把这一块内容做起来,只是那时候祁令扬深陷傅家继承人争夺中,而今只不过把晚了几年的业务再提上日程。

    而封氏是老牌的旅游公司,业务遍布全球,为了更好的服务客户,一直在推陈出新,在自身公司条件限制下,向科技公司进行招标。

    祁令扬的名气在,封氏一直青睐于他,本以为无望了,祁令扬却突然传出了那样的桃s色绯闻,封氏担心影响自己的公司形象,便被傅氏名下盛唐截了糊。

    傅寒川垂眸看着项目计划,一边听着乔深的口头叙述,搁在文件旁边的手指微微曲起。

    乔深:“……封氏的这个计划,针对的是自由行的客户。如今参加自由行的人越来越多,但是由于地接原因,造成用户很多不愉快的体验,投诉很多,差评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推出的这个蜘蛛计划,是在客户订购了他们的产品后,将新软件打包售出。采用远程协助,对用户进行导游服务,住宿服务,纪念品服务等。计划书上提到,这款软件将具有定位装置,也就是当游客每到一个地点,软件便会自动发出当地景点的内容介绍,路线攻略,还有住宿酒店介绍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傅寒川目光微微闪动,脑子里想的却是傅氏抢了祁令扬的项目,这对祁令扬来说,一定记着这笔账……

    他打断了乔深道:“傅氏也有旅游板块,封氏这么心大,敢将业务交给我们来做,不怕我们用了他们的设计理念?”

    闻言,乔深抿了抿嘴,讪讪说道:“这个业务,是卓雅夫人要求王总监一定要拿下来的。夫人说了,封氏推出这款新软件,可以申请专利,傅氏承诺在专利期内,若要推出同等服务,会向封氏购买软件版权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慢慢的摩挲着手指,傅家跟祁家虽有矛盾,但两家公司一直井水不犯河水,卓雅夫人这么做,她想干什么?

    她又是什么时候做出这个决定的?

    傅寒川气息一沉,抬头道:“我知道了,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关上,傅寒川垂眸又一次看了一眼项目计划书,眼内闪着冷光。

    董事长办公室内,比起总裁办更加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傅正南一脸阴沉的拿着只茶杯,而卓雅夫人则神色淡淡的翻看着一杯杂志,两人不发一语,整个办公室内弥漫着超低的气压。

    傅正南一只手捏着杯盖,另一手托着茶杯,杯盖撇着水面的浮沫,摩擦着杯子的细微摩擦声在这安静的空间内好像被放大了无数倍,显得刺耳无比。

    “咯哒”一声,茶杯搁在桌面上,茶水来回晃动,杯盖被傅正南随手放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冷声道:“你什么意思,是要挑起傅氏个祁氏的战争?”

    相比傅正南的阴沉,卓雅夫人气定神闲,慢悠悠的翻过一页书,她看着上面的一件毛皮大衣,不紧不慢的道:“傅氏赢来赚钱的大项目,你怎么反而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,脸色微笑,但是眼底不见丝毫笑意。

    傅正南道:“傅氏祁氏,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,你抢了他们的生意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冷笑着瞥了他一眼,低头再继续翻着杂志,说道:“傅正南,你在位的时候,一直跟祁氏避开正面交锋,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将杂志放在沙发上,缓缓站了起来:“既然都是做公司的,在生意上有所争夺是很正常的事,你这么生气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的唇角冷冷勾起:“因为那是你儿子的公司,你舍不得他?”

    “傅正南,你可别忘了,那野种现在在给祁海鹏干活,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傅正南面色铁青,怒道:“我看你是疯了!整天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不屑的嗤笑了一声:“我疯了?你当我不知道,你维持傅氏祁氏几十年的风平浪静,不就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傅正南,现在的傅氏,已经不是你在的时代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为我儿子赚钱,一个小小的项目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,作为傅家的最大权力者,心应该放在哪儿,你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她阴冷的深深看一眼傅正南,对着他挑衅的挑了下眉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恨俞可兰,也恨那个女人,压了几十年的怨愤,这口气也该出了!

    傅正南一口气梗在喉咙口,对这个女人的肆无忌惮气得攥紧了拳头,一拳击打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她这么做,必定会引起傅、祁两家的争斗!

    祁家的势力不小,鹤蚌相争,渔翁得利,这个道理,她难道不懂吗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祁氏的会议室内,祁令扬面对着众多公司高管,面色一片平静,没有人看得出那张冷静的面皮下面是什么。

    祁氏在高科技领域刚刚起步,封氏这一单如果能接下来,对祁氏的声誉将大大提升,是最好的开门红,而现在单子被抢,众人一片菜色。

    面对这位新任的领导人,一位高管大胆开口道:“祁先生,在这短短几天内,不只是新业务被抢的问题,其他业务也在波动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祁先生尽快消除这次的负面影响,尽快将祁氏的形象提升起来。不然这个年只怕是过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几句话过后,会议室内又陷入一片更深的沉寂。

    纵然祁令扬总是一副温文尔雅的形象,平时跟下属也总是和颜悦色,但他毕竟是总裁,是掌握了整个公司生杀大权的最高执行者。

    这是直接将责任扣在总裁的脑袋上,也就这位高管仗着是祁老先生留下的得力干将才敢这么说。

    安静了几秒钟之后,祁令扬的面色依然一片清冷,他转头看向情报部门,平静道:“盛唐的那位总监有受贿行贿的行为?”

    以前祁令扬跟俞苍苍有合作,才能在短短时间里将盛唐做到那一步,所以深谙情报部门的重要。

    祁氏以前跟大数据公司合作获取情报,在祁令扬接手后便成立了自己的情报部门,反应更加灵敏迅速。

    那人点了下头:“据我调查,确实有此事。封氏跟傅氏都做旅游业务,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,盛唐就不在封氏的选择范围内。”

    就算祁氏出了这个绯闻,封氏可以另择科技公司,可偏偏选择盛唐,这让人感到吃惊。

    盛唐的那位总监贿赂了封氏的项目负责人,用专利购买的建议说服了封氏的高层点头,至于行贿问题则是盛唐跟其他公司的牵连了。

    其实仔细想想,封氏走出这一步,不管那位负责人怎么进行游说,那些高层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

    软件一推出市场,只能暂时引领一段时间,其他公司肯定会效仿相似软件,到时候封氏就不再具有优势。傅氏提出专利建议,又答应购买其版权,就表明了立场,不会做相似研发,这对封氏来说还能赚一笔版权费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位总监为了拿下项目对负责人行贿,这就等于把把柄露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祁令扬眼眸一冷,对着宣传部道:“还等什么?”

    有时候一桩负面新闻出来,在来不及恢复大众期望的时候,就是爆出其他公司的黑料,把其他公司的形象拉得更低,转移公众视线。

    比起桃s色绯闻,受贿行贿行为更直接的影响公司形象。

    话落,众人看着祁令扬皆微微一怔,对他如此果断下达的指令表示惊讶。

    要知道,盛唐是他一手做起来的公司,他这么做,盛唐不就受到很大影响了吗?

    他忍得下心吗?

    祁令扬眼眸清冷,说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宣传部的代表吞了口口水,不确定的问了一遍:“祁总,真的要把料爆出去?”

    听说,那位总监是在祁令扬成立公司的时候就跟着他的,在他离开盛唐后,担任公司一把手。

    祁令扬直到这个时候才显出情绪的波动,他的声音冰冷:“你的意思,是要我来做宣传?”

    “哦不,不,当然不是,我马上去做。”

    会议结束,总裁办公室内,助理肖云垂手站在办公桌前道:“祁总,您的早餐已经凉了,要不要我重新去给您再买一份?”

    祁令扬松了松领带走向皮椅,淡淡道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封氏项目被抢的消息传出来,公司一早便开起了紧急会议,祁令扬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那份凉透了的早餐:“去热一下。”

    肖云立即拿了早餐出去了。

    以往,祁令扬的贴身助理一直是楚争,在他进入祁氏后,楚争便派到了耀世那边驻守,肖云成了他的新助理。

    此时的茶水间,肖云拎着早餐过去,就听里面议论开了。

    “这简直是不近人情啊,盛唐是他一手带出来的,那姓王的也是他一手培养的,说坑就坑,真够狠啊!”

    另一人凉凉道:“老孟就惨了。当着他的面揭人家丑事,这不是找死吗?”

    “这位祁二公子,也不知道装的什么心,怎么也是祁老先生的亲儿子吧,当初拿着盛唐送给傅氏。祁大公子不在了吧,现在又回来折腾,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位议论着的,都是那些参加了会议的高管属下,大概是针对傅氏的行动已经知情,在这里当闲话聊。

    “嗯哼!”肖云站在门口,众人回头一看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肖云走进去,环顾众人一圈,冷声道:“公司的每一个行动都要保密,你们却在这里当谈资,是傅氏派来的商业间d谍吗?”

    一个女人讪讪的挤着笑道:“肖助理,我们爬到这个位置,在祁氏起码奋斗了五年以上,怎么会是间d谍,你也太严肃了,我们就说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肖云往前走了两步:“说说而已,你们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国家队的教练,带队的时候就只代表了这一队人的利益,不会看在昔日带过的队员份上就将冠军拱手相让,这个道理你们都不懂吗!”

    没有人敢拿自己的饭碗前途开玩笑,有人服软道:“肖助理,我们说错了,可别在祁总那儿告状,行吗?”

    肖云抿着唇,比祁令扬还严肃,众人看了看他,整了整神色拎着杯子讪讪退场。

    肖云板着脸将早餐放入微波炉加热,心里愤愤。

    祁总才进入祁氏几个月,根基不稳,这些自称老臣子的仗着资历才敢在他背后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回到总裁办公室,肖云将早餐放在祁令扬面前。

    祁令扬看了一眼他的脸色,揭开饭团的包装纸,一边问道:“有事?”

    肖云没有要告状的意思,但是把刚才那些听来的简单说了下。他道:“祁总,自从祁大公子去世后,祁老先生的身体便大不如前,这才造成了现在公司的这番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外界觉得祁氏依然固若金汤,但是总归有些不同了。”他顿了下,不解的看向祁令扬道,“祁总,当初盛唐是你一手创立,怎么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