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52 你是对我有兴趣?二更
    “你害的我公司没了,家也没了,老婆女儿都跑了,是不是你!是不是你!”苏润揪着宴孤的衣领,通红的眼睛似乎要吃了他,“是你害我变成了这个样子,你还要杀了我!”

    苏润的情绪激动非常,对着他咆哮了起来,反观宴孤,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也只是静静的瞧着面前的人,毫无表情的脸但不见慌乱,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他慢慢的抬起眼看向苏湘:“苏小姐,这是你的客人,还是他自己闯入进来?”

    苏湘站了起来,对视着他缓缓道:“他就是苏润,苏氏的前任执掌人,苏明东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宴孤褐色的眼睛慢慢的转向了苏润,唇角勾起一丝玩味:“哦?不过,我不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苏润道:“苏先生,关于你的任何事情,我都不清楚,我想你是找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握着苏润的手腕,用力一扯将苏润拉扯开一推,掸了掸衣领上揪扯出来的皱痕再一掖,笔挺高大的身躯站在那里,矜贵的模样不容任何人的侵f犯。

    苏润愣愣的站在那里,看了看男人再转头看向祁令扬,他依然气愤难平,气息不稳的质问道:“你不是说他就是那个害的我们苏家家破人亡的凶手?”

    祁令扬在苏润之后进来,站在门口的位置,宴孤的眼看向他,他也看着他,宴孤开口道:“你又是何人?又为什么要误导别人我害了他?”

    祁令扬漫步进来,淡淡的道:“宴先生不必知道我,只要认识这位苏润就可以了。三年前,收购了苏氏的是你,三年后,买下苏家老宅的也是你。苏润作为苏家的掌权人,稀里糊涂就没了这一切,自然是要好好问一问的。”

    宴孤静默着,唇角勾笑了起来,似是有些无奈,他道:“我是外商,原意为进军北城发展做准备,看中那公司品牌我才愿意出资,但我也被人骗了,买了一艘修补不起来的破船,留着也是拖垮我公司的业绩,当然只有放弃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苏湘道:“倒是苏小姐几次三番纠缠于我,是对我有兴趣?”

    苏湘笑了起来,承认道:“我对宴孤先生当然是感兴趣的,不过我对那位宴霖先生更感兴趣,帮我带个话,说我会去枕园拜访。”

    宴孤勾唇一笑没做任何表情,掖了掖衣服两侧抬步走了出去。苏润脚步一转跟了上去,苏家一败涂地他当然要问个明白,但是当他走到门口,祁令扬脚步一动拦住了他:“不必追了。”

    苏润有些糊涂了,等门关上,他看着祁令扬道:“你干什么拦住我,你就让他这么走了?”

    这仿佛就是一出闹剧,有点关门放狗,狗没咬到人,让人走了的意思,白激动了一场。

    “你在耍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他就是那个害的我一无所有的人吗?”

    祁令扬看向苏润道:“他确实是那个当初骗你入局,一步步让苏家陷入困境的人。不过你自己都没认出来,别人又为什么要承认?”

    宴孤要骗苏润入局,当然不会自己亲自出马,他手下的任何一个人,只要按照他的指令就能做到。他唯一算漏的是,苏润是个糊涂蛋,但是没有料想到苏湘会去查这一切。

    如果他当初没有看轻苏家那个哑女的话,或许就不会自己出面买下公司跟老宅,留下这个疑点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可以理解,这么深刻的怨恨,只有在自己手上捏碎了,才能解心头之恨,旁人执刀没有那种*。

    祁令扬此番让苏润出现在他的面前,让苏明东的儿子出面,也只是要观察一下这个人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看向苏湘道:“刚才看出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苏湘转头看着门口说道:“他的反应太冷静了,好像早有准备似的。”这也就更加印证她的的猜想,那宴孤只是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她微皱着眉头沉吟了下,又道:“只是我有个疑问。既然他们已经复仇结束了,又为何不承认呢?”

    那个人沉寂了这么多年,布局了这么多年,为何最后大仇得报的时候,还依然这么低调呢?

    祁令扬蹙了下眉毛,他看了眼苏润,握了下苏湘的手指道:“刚才,那宴孤说到他要进军北城。或许,是为了这个吧。”

    宴霖的复仇结束了,可是宴孤还年轻,他想让事情终结在这里。毕竟背负着一段不光彩的历史,对未来发展没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而对他们这些老牌家族来说,北城涌入了太多的势力,面临的压力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苏润站在一旁,气咻咻的握着拳头,他往前一步道:“他还想取代了苏家不成?”

    想当年,苏家在北城也有一席之地,风光无限,却被那人一步步的逼到了殒没!他含着恨意的眼盯着苏湘,如果那个人真是苏家的仇人的话,那苏湘,就是那个人的女儿?

    祁令扬感觉到苏润的恨意,脚步一动站在了苏湘的前面,他淡淡道:“苏润,苏家早就没落了,又何来取代之说?”

    苏润的喉结翻滚了下,眼睛里的红血丝不减,手指捏的噼啪响。

    父亲,不应该让这个野种生下来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枕园,围墙旁边的一棵梨树冒出了今年春天的第一朵梨花骨朵儿。

    宴霖站在梨树下,背着手仰头看着那朵梨花,宴孤走入进来,一扭头就看到宴霖站在那边看着花。

    宴孤抬头看了眼那朵花,宴霖的声音低哑:“你看看这花,今年开得好像比往年还早。”

    宴孤道:“这几天天气回暖,气温合适花就开了。”

    宴霖回头看了他一眼,笑了笑道:“你总是这么直白,不解风情,你这孩子,以后谁要跟着你过日子,可有的苦吃。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又道:“不过,我教会你的,一直是杀伐果断,不是画画,哎……”

    宴孤垂下头来,脸上没有什么波动,他道:“父亲,我这样挺好。”

    宴霖又在看着那朵花,悠悠道:“宴孤,你看这花,再好看却只有一朵,显得孤单。人这一辈子,身边总要那么个人。一辈子那么长,一个人太寂寞了,开枝散叶,方显灿烂。我跟你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捏了下拳头不再继续说下去,换句话道:“事情都结束了,你也开始自己的人生吧。”

    宴霖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父亲,苏湘找过我,把苏润也带来了。不过,看来那些消息是真的,因为那则道歉公告,傅家跟苏湘老死不相往来,傅寒川并没有告知她那些事,他们只是各自单方面的在查。”

    如果互相沟通的话,苏湘今日就不必再拉了苏润来试探他了。

    自从那日傅寒川来过枕园以后,枕园这边便有了准备,不管他们如何查,这边都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宴霖道:“那丫头,可是要为苏家出口气?”他本来想放她一马的,若真死抓着不放的话,就别怪他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宴孤想了想,摇了下头,眉头微微皱起道:“看起来不像。”如果是为了苏家的话,她的反应不应该那么平静的,除非,她更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“嗯?”宴霖回头看了他一眼,“那她耗费这般精力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清楚,我会再继续盯着的。”

    宴霖摆了摆手,背着手往屋子里走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城上方风起云涌,当傅氏跟常氏官微上的那一则道歉公告悬挂的最后一日时,两家公司的电话被打爆,官微下面的评论区突然燃起战火,最后不得不关了评论区,傅正南下令,立即删除那则道歉公告。

    起初,这道歉公告挂出来以后,两家公司都采取了一样的手段,控制舆论走向,尽量压制那些有心人利用此次事件制造事端,过了七日,尽管道歉声明还挂着,但是已经不大有人注意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日,网络上突然爆出好几篇文章,拿这道歉声明大作文章,各种揣测卓雅夫人以及常家大小姐对苏湘道歉的缘由,甚至有的将这与之前的视频事件联系起来,写了一篇真相文,一时舆论哗然,直接上了热搜。

    记者电话打入到了傅正南的手机上,问他卓雅夫人是否与苏湘的视频事件有关,是否真如那文章上的传言,这一手是卓雅夫人与那常家小姐策划安排,彼时,傅正南正在商会开会讨论行业发展,当场砸了手机,会议当即中断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在道歉之后就远避比利时散心,此时,她坐在躺椅上看书,夏姐拿着手机匆匆走来:“夫人,您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将书合在腿上,慢悠悠的接起电话,但当她听到电话内容时,所有的优雅娴静不见,倏地站了起来,浑身哆嗦着道: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她摁断了电话,让夏姐把她的电脑拿了过来,邮箱里几篇文章截图,连同一些文章评论也发送了过来,卓雅夫人的手剧烈的颤抖着,移动着滑动条,忽的,电脑从她手上滑了下去摔在了草地上,她捂着胸口,挺直的身体晃了晃,眼睛一闭软软的倒了下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