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80 眼光不同,各自喜欢
    傅正南转念一想,这不符合自己儿子的作风,之前为了苏家没落的事,他还警告过他,宴霖深不可测,不可与之深交。

    他眯了眯眼睛,疑惑的看他道:“你到底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傅寒川说道:“我去马来,查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,所以才问父亲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傅正南蹙起眉沉默了几秒钟,他之前就在查关于宴霖父子的事,于是问道:“你在那边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想到什么,他顿了下,眼睛眯了眯,已经处在忍耐边缘,他沉着脸警觉问道:“难道,又是跟苏湘有关?”

    傅寒川之前查宴霖,出发点就是为了苏湘。一想到这个,傅正南又要开始发火,怒道:“关于傅氏你不作为,却在这里有闲心去查关于那个女人的破事,你简直——”

    傅正南停顿在那里,指着儿子气得说不出话,他心急如焚,他却悠哉的去查别人的事,若不是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人,他都要以为这是个纨绔公子。

    傅寒川知道他又要发怒,也不在意,直接问道:“父亲,关于沈烟这个人,你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傅正南狠狠瞪他一眼,没好气的道:“一个死人有什么好问的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马来那边有一个无名坟墓,宴霖每年都会回去祭拜,我怀疑……那个墓是沈烟的。”

    傅正南一怔,暂时忘了正在气头上,茫茫然的道: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傅寒川道:“所以,我才想要问父亲关于她的事。沈烟与我母亲,与俞可兰是当年齐名的人,父亲可了解?”

    傅正南蹙了蹙眉,他所知道的,沈烟是苏明东的结发妻子,当年他们的婚事也是一场荒唐。他道:“听说,当年沈烟要嫁的人是一个三流画家。但是后来大婚的,却是苏明东。”

    傅正南只这么说了一句,当年沈烟高调嫁给苏明东,在所有人看来是那个女人遇上大富豪,想要嫁入豪门,临时变卦抛弃了那个穷酸画家。所以在傅正南眼里,苏湘作为沈烟的女儿也没好到哪里去,自然看不上她。

    傅寒川默念了一句:三流画家?可是跟宴霖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傅正南看了看他,突然想起来俞苍苍曾经透露过,苏湘那个女人好像在查关于她身世的事,他喃喃自语道:“难道跟这个有关?”

    傅寒川问道:“父亲想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他乌黑发亮的瞳孔,傅正南张开的嘴唇又闭上了,傅寒川看得着急,说道:“父亲,这件事很重要。就算你不说,我也会查下去。况且,如果苏家覆灭真的跟宴霖有关,以苏家跟傅家的关系,父亲也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傅正南生性多疑,闻言神色一凛,捏了捏手指脸色沉沉的道:“我听说,苏湘那个女人好像在查她的身世。”他看向傅寒川,“她不是苏明东的女儿吗?”

    傅寒川默着一张脸,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,从来没有从苏湘嘴里听说过,过去那些年,她也不曾提起。

    难道是苏润回来以后才知道的?

    他慢慢的摩挲着指骨,难怪,祁令扬会把苏润藏起来,不让人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,这真的有可能吗?

    那么宴霖,在这里面又充当着什么角色,他跟沈烟到底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傅正南看了眼傅寒川,眉头蹙了下,抬起手中断这个突然开始讨论的话题,说道:“好了,这件事也不急于一时。现在首要的,是把傅氏拿回来,再不拿出行之有效的办法来,等傅正康在公司换血完成,就什么都晚了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摇头,慢慢道:“父亲可是找到身边的内鬼了?”

    傅正康之所以来势迅猛,一招夺到傅氏,正是有人把傅家的秘密捅了出去,如果这个人没有找出来,难保傅正康还能从这个人身上找到其他把柄进行反击。

    傅正康在老爷子过世时回来,把握到最好的时机,傅家老宅里面,肯定也是有他的人。

    傅正南冷冽的目光微转,开口道:“所以,你现在是在等那个人再有所行动?可是傅正康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,那个人未必还会露面。”银货两讫,拿了钱就可以结束合作关系,继续风平浪静的过日子。

    傅寒川说道:“所以才要好好找找。”

    傅正南看他一眼,咬了咬牙道:“那就尽快!”

    他没有留下吃饭,说完那些就离开了,傅寒川送他离开后又回到了书房。大白猫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,安静的趴在书桌桌角,眯着眼睛打盹,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看了看来人,娇滴滴的冲着男人喵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傅寒川拎开椅子坐下,打开抽屉从里面拿了包零食喂它,白猫蹭过来,粉色舌尖舔得欢快,男人顺势抚了抚它柔顺的猫毛,看样子,他不在的这一个星期里,它倒是过得甚好,大房子里每个角落都是它的领地了。

    夜幕降下来,屋内灯光亮着,傅寒川快速的处理完邮件,手指摩挲着下巴,目光落在最后一封邮件上,上面详细写着傅正康在监狱联络陆薇琪的时间,以及为了帮她减刑,收买的监狱官,她在加拿大的主治医生,以及陆冷泉公司的贸易往来。

    傅寒川吐了口气,皱起眉毛。两个原本没什么交集的人连成一线,除去身体上的吸引,定然还有别的原因,陆薇琪的手上有傅正康想要的东西?

    可是傅家的秘密,她并不知道,也就是说,傅正康利用了陆薇琪在北城的影响力,陆薇琪的眼线?

    他捏着钢笔,在纸上写下几个名字。与陆薇琪交好的人不少,但是她出事后就都离她而去,除了陈晨还有梁易辉。

    陈晨、梁易辉这两人为了替她教训苏湘,还在舞蹈大赛时给苏湘使过绊子,然而并没有成功,后面也没了动静。按照他们的智商,也想不出什么法子来,又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?

    嗒嗒轻轻的响声,他的手指敲在木桌上,是谁给他们递了刀子?又是什么目的?

    钱吗?

    又或者只是为了投靠陆薇琪从中捞好处?

    男人垂下眼皮,捏起那张薄薄的纸,上面的那些人,都是现在与陆薇琪交好的,得到了她好处的人。看起来,陆薇琪与这些人交好,也只是为了享受名媛簇拥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这些人中,并没有可以接触到傅家核心秘密的人,那便是与金钱权势无关……了?

    傅寒川放下那张纸,在键盘上回复邮件:查,与梁易辉、陈晨这两人有过接触的可疑人员。

    邮件发过去,一会儿私家侦探便回复过来:傅先生与梁先生、陈小姐是朋友,建议傅先生亲自套话,效率应该更高。

    这么看,好像也对。

    傅寒川撮着下巴,要大范围查找起来太麻烦,不如亲自下阵,不过眼下还有更紧要的……

    目光扫到安静的趴在桌角的大白猫,那双极具特色的异色瞳眼睛炯炯的盯着显示器上一闪一闪的光标,傅寒川关了电脑,大猫仰头对着他又是娇滴滴的喵一声,似乎习惯了这样的模式,看他起身离开了,便也从桌上跳下去,随在他后面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傅寒川便去了傅赢日记里所写的晨风画廊。

    画展还在展期内,所以傅寒川去的时候,那精明圆滑的贺老头还在,不过他在招待另一位贵宾——陆薇琪。

    陆薇琪从经理人手里接过还回来的黑卡,司机拿起包装起来的油画,两人正准备离开,转身就见到傅寒川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依然穿着他习惯了的黑色西服,一手抄在裤袋内,脚步沉稳,笔挺的身姿走路都似带风,画廊大厅布置的似殿堂,水晶灯华彩迷人,光洁的水纹大理石反射着微光,他从门口披着阳光进来,好像降临的神邸。

    见到他的那一刻,陆薇琪呼吸微微一窒,脑中就只有那样一个念头。即便经过了那么多事,她心里的爱恋也早就转化为怨恨,可看着这个仿佛是上天宠儿的男人,她心中还是会有悸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陆小姐?”司机小声的提醒,陆薇琪抬起手阻止他,说道:“你先去车上等着,我与傅先生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司机看了看她,便应了声拿着画出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面对面,陆薇琪看着傅寒川走过来,她抚着肚子走上前,微微笑了下道:“这么巧,你也来看画?”

    傅寒川也没想到在这儿居然碰上了她,眼中划过一道讶异后便没什么别的反应了,他转头看了看还未走远的司机。晨风画廊的画价格不低,一口气买了三幅,好大的手笔。他转过头来笑说道:“看来陆小姐是真的找到人生幸福了,出手好阔绰。”

    陆薇琪听出他言语中的讽刺,笑了笑说道:“与你相比就差远了。出手就送工厂,谁能跟傅先生相比?”

    说着,她的笑容落了下来,眼眸中掩藏不住怨愤,她道:“傅寒川,人都说你生性凉薄,怎么对她就不一样?”

    一样是拒绝了他的人,那个女人甚至背叛过他,他却对她掏心掏肺,对她呢?

    发布会新闻她看了,恨得咬牙切齿。当着全世界的告白,比起当年,在赛事上对她的求婚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傅寒川看着她,平静说道:“陆小姐,请注意你的措辞,可别让什么人听到了,到手的荣华富贵来之不易,请千万珍惜。”

    陆薇琪四下看了眼,压了压气息,唇角一弯笑的温柔,还泛着母性光辉。

    她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丝毫不介意别人看,笑说道:“只是想起旧事有些愤愤不平罢了,白白浪费了我的大好青春。不过幸好,我还有机会知道什么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眼东西两侧不同风格的画,转回话题道:“那些只是我买来布置在家里的。我与他就要结婚,自己家总要好好布置一番,是吧?”

    “不过听说,寒川你也搬了新家,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布置?家里还是要温馨一点的,你也是过来买画的?”她看了眼傅寒川身后,一个人都没,她笑着道,“要不要我帮你挑选一下?”

    傅寒川淡淡笑了下,说道:“不必了,眼光不同,各自喜欢。”

    陆薇琪一低头,抿着唇笑,眼光不同,呵……

    她抬头说道:“寒川,以后就是一家人了。不必对我这样吧?”

    傅寒川眸光凉淡,对女人故作神伤的姿态不以为意,他道:“你从牢狱中出来,我本希望你好自为之,但你有一双*的手,是你的本事。只是我有些好奇,是谁给了你那些消息?”

    陆薇琪面上的笑容凝固了一瞬,继续笑起来道:“你在说什么?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傅正康强势过来,没有你的帮忙是不可能的,如果不是你的利用价值达到一定程度,你以为他会留你在身边?”傅寒川扫了一眼她的肚子,他跟那位伯父交好了那么多年都没能完全看穿他,陆薇琪这点能耐的,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工具,不管是生育上,还是事业上。

    陆薇琪的笑有些僵,眼眸微微一转,她微侧着头瞧他道:“你想知道?”

    傅寒川闭着薄懒得与她玩吊胃口的游戏,说道:“你可以说,也可以不说。”

    陆薇琪翘了下唇角,冷笑着道:“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秘密。有人自己把秘密送上来,我便正好接着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,是你傅寒川得罪的人太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盯着她那张美艳的脸,笑容中满是讽刺,但看她的神情,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,只是得到那个消息时就加以利用了起来。

    傅寒川点了下头:“好,谢了。”那一点头之后,他一脸冷漠的从她身侧经过,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经过她身侧时,刮起一股轻轻的风,陆薇琪咬了咬牙,攥了下拳头,等着看吧,他所不能给她的,她也一样可以得到!她也绝对会让他低下他那高贵的头颅,追悔莫及!

    陆薇琪往门口大步走去,踩下台阶的时候,想到了什么,脚步一顿,转头往门厅里看了一眼,不对,傅寒川应该不是来看画展的。

    他喜欢的是车,就算后来不再去参赛,他也会去车展上看看,至于家中布置什么的,他那个人并不在意什么装饰,都交给别人打理,不是个自己会特意跑一趟的人。

    总不见得又是买来送给那个哑巴?呵呵,倒是殷勤备至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画廊内,贺老头坐在大厅的招待区内,慢悠悠的喝着大红袍,大厅里那两人站着说话的场面都看在眼里,他不是个好事之徒,就只是觉得那样的场面有意思。

    陆薇琪可是个大美人,也是个赫赫有名的人物,当年跟那位傅太太一战落败,弄得前途尽毁,转眼间就又东山再起了,可是个顶顶厉害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再见到她与傅寒川同框的画面,这样的场面太难得一见了。

    傅寒川此行目的当然不是来看画,经理人上去招待他时,他一抬手阻止她先说道:“我听说昨天苏小姐来过,并且从你这里买走了一幅画,不知是何人所画?”

    经理人愣了下,转头看了看坐在沙发内的胖老头,贺老头笑呵呵的跟她打了个招呼,让她忙别的去,他从沙发内站起来,对着傅寒川道:“傅先生大驾光临,蓬荜生辉啊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淡淡一笑,走过去与他握了下手道:“实不相瞒,我此番前来并不为买画,有些疑问需要贺老先生帮忙。”

    两人围着一张茶几面对面的坐下,贺老头拎起茶壶倒茶,汩汩的水流从龙形口中流出来注入紫砂茶杯,他递给傅寒川道:“我去武夷山找一位住在那里的画家,买到了这正宗的武夷山茶,尝尝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抿了一口,老头说话委婉而圆滑,他知道规矩,说道:“你说的那位画家,我听说过。在山上自己搭棚居住,一住四年,只为了画下山上最好风光。老先生只要能够回答我的问题,一切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贺老头又是呵呵笑,暗想道:可把那几幅画给出手了,不枉他上山下山,在那里一住三个月。画是绝对的好画,只是价太高没人接手。

    他喝着茶水,从茶杯边沿看傅寒川的神色,开口道:“傅先生是为了苏小姐来的吧?”

    那个发布会新闻在网上传了好几天,昨天陪着那位苏小姐来的是祁家二公子,这傅少后脚就找过来了,可真是有心了。

    傅寒川不置可否,放下茶杯看着老头道:“我想知道,那幅画有什么特别?老先生知道什么,希望能够全部告知。”

    就是因为重要,所以对老头提出的要求他才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,老头是个精明人物,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

    片刻后,傅寒川沉了口气,慢慢的蜷起了手指。

    叶承与那沈烟有过一段情?而且老头嘴里的描述,与外界对沈烟的说法不同,她不是嫌贫爱富,而是苏明东强取豪夺?

    这信息量太大,让傅寒川一时半会儿无法完全消化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先生。”傅寒川与老头又握了下手,站起身准备离开。经理人指挥着几个手下将包裹的画送过来,一脸职业笑的问道:“傅先生请留一个地址,这些画我们会送到您府上。”

    傅寒川人都已经准备离开了,回头看了下那四幅画,在经理人递过来的地址卡片上写下一串地址便交给了她。

    上车后,他的双手扶着方向盘,手指敲打在方向盘上,目光微微的晃动着。

    苏湘得知叶承画了这幅画,又知道沈烟与叶承的过往,她紧盯着宴霖不放,那么接下来,她便要去沈园一探那叶承的下落?

    可是,在他去过马来西亚,并且找过那位沈老夫人以后,宴霖应该会立即回去的吧?

    所以,苏湘去枕园,不会有什么收获的……

    他的手指停止敲打,打开电话给乔深道:“订两张去吉隆坡的机票,明天的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,乔深愣了下,不是才刚回来?还不等他说什么,电话那头又传来新的吩咐:“你留在北城,留意傅正康的所有举动,继续联系苏丽怡,或者魏兰茜,还有,另一张用苏湘的身份证买机票。”

    乔深在利落果决的指示下,也利落的应声答应,电话挂断,傅寒川的车子飞驰出去。

    马路的对面,停靠着的一辆车里,陆薇琪转头看了眼车子消失的方向,一会儿就看到画廊的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将画搬到一辆车上。她跟着那辆车,当车拐进一条马路时,她便吩咐司机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前面是通往湘园的路,傅寒川果然买画送给那个哑巴。

    她冷冷的笑,为了博那女人开心,他就只差去摘星摘月了,可惜,他没能让时光倒流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陆薇琪冷声吩咐,司机开动了车子,她最后看了一眼马路,面色冰冷的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:“都做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枕园。

    苏湘没有预约,跟祁令扬直接就过来了,因为她知道,那位宴霖有心回避她,还不如直接上门。

    小学徒看到苏湘脑袋就大,双手垂在身前,不等她开口说话就先道:“苏小姐,恐怕今天您不管怎么守都守不到宴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苏湘站在屋檐下,转头看了眼祁令扬,然后问他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吃人,宴先生不用这样躲着我吧?”

    小学徒道:“真不是宴先生不见你,宴先生去了国外,人不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苏湘一愣,这么巧?她道:“可是,他之前不是刚度假回来吗?”

    小学徒道:“师傅有事,我哪里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他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小学徒笑起来道:“苏小姐,你不是要跑过去找他吧?”

    苏湘讪讪的皱了皱眉毛,怎么这个宴霖每次在她想要找的时候就没影子了,好像事先知道似的。

    既然人不在,她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意思,便带着画与祁令扬往车那边走。

    苏湘道:“你说,我们在查宴霖,他是不是也在盯着我们?”

    祁令扬打开车门,让苏湘先上车,然后绕过车头坐上驾驶座,他道:“宴霖背景神秘,知道我们在查他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苏湘看了眼怀里抱着的画,感觉十分沮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