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卷 第三百一十章 师徒相逢
    凌娇报出师门后,攻击不停,尸勠被逼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招架之中,尸勠也在思考李青是谁,片刻后,终记起对方身份。

    近七百年前,天阳山,非洞虚真君门下出身,却能挥手镇压黄泉宗三位洞虚魔子的存在!

    原来这二人是那勐人弟子,难怪法宝众多,传言那人寿尽而终,定是将法宝悉数传给徒弟。

    尸勠不知,李青当年去阴界求道,念两徒弟年幼,无人照看,便将一应法宝留下,以他实力,一般玄器已无多大用,唯九重幽池本体可用作攻击。

    加之阴界处灵弱时代,更没有能逼他用上玄器的对手。

    尸勠不敌顾飞鹰和凌娇,遁往洞穴深处。

    顾飞鹰一路追,见得洞壁留下的残破禁制,思忖道:“果然是一处封印,且已破开不少,师妹当心,若是混乱天魔破封而出,你我先守住出口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劲!”

    凌娇盯着洞壁的禁制细看,并仔细感应,蹙眉道:“这似乎不是普通的封印禁制,像是洞虚真君手段,黄泉宗所谋甚大,怕是要放出一群混乱天魔。”

    两人继续深入,再度追上尸勠,只尸勠此时手中已拎着一男一女两金丹修士。

    “师父、师叔,弟子无能,被尸修抓住。”见得顾飞鹰、凌娇,两金丹修士戚戚喊道。

    “颜术、颜月!”顾飞鹰童孔微缩,此两人,正为他徒弟,为一对龙凤胎,又喝道:“这位黄泉宗真人,何必以大欺小,速放我徒儿,可让你安全离去,否则叫你真灵泯灭!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尸勠大笑一声,“无需两位真人恐吓,两真人在此停留一柱香时间,我自会放颜术、颜月二人。”

    “至多半刻钟,否则顷刻斩你!”凌娇冷语。

    “那便半刻钟,”尸勠轻笑,“想必两位真人,不会言而无信。”

    半刻钟转瞬即逝,不待顾飞鹰、凌娇放狠话,颜术、颜月被尸勠推出,只两人推出过程中,肉身似有尸化之象,此是中了黄泉宗特有尸毒。

    顾飞鹰从外渡入法力,方可阻拦尸化,他和凌娇齐动手,半刻钟后,暂时稳住两徒弟体内尸毒,随后凌娇将二人收入罗天袖内。

    “颜术、颜月无碍,黄泉宗在此谋划,一并破之。”凌娇轻哼一声,再往下遁。

    不多时,顾飞鹰、凌娇到达地底,也见到除尸勠外的另两位元婴。

    尸勠澹声道:“两位真人本有一丝破坏我黄泉宗谋划之机,可惜你们救徒心切,耽搁不少时间,今为时已晚,此处封印,我等已随时可破。”

    】

    顾飞鹰瞥了一眼尸勠身后禁制,确实只剩最后一层,一触可破,禁制封印着一处石棺,黄泉宗似乎要放出石棺之物。

    凌娇寒声道:“不过一具混乱天魔,放出又如何,混乱天魔不分敌我,我二人守在洞外,你三人无活命之机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”尸勠森然道,“我宗谋划将成,告之你二人也无妨,此可不是元婴境混乱天魔,乃是我黄泉宗一位洞虚境混乱天魔,名叫申公乾,我劝二人速速退去,我黄泉宗已有一位洞虚真君赶来接应,顷刻即至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真人此刻若强攻,提前放申公乾出世,也不过被申公乾斩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飞鹰刚刚就被尸勠算计,且尸道修士狡诈,他此刻如何会信尸勠之言。

    顾飞鹰手一扬,浮生心剑黑压压朝石棺涌去,似要直接砍破禁制,放混乱天魔而出。

    “快住手!”尸勠三位尸道元婴脸色惊变,连忙出手阻拦,可一时如何能拦得住如此多飞剑。

    只听‘卡察’一声,最后一层禁制被破,石棺轰然炸开,一具混乱天魔在石沫中出现,静静看着场中五人。

    狂暴、冷冽、幽寒的目光,在混乱天魔眼中,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压抑不住的嗜血之态,在混乱天魔齿尖流转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尸勠连忙启动一张黄泉宗特制洞虚真符,他之前已启动过一张,再启一张,便是给黄泉宗洞虚传讯,申公乾已提前解封,无需再悄悄赶路。

    混乱天魔虽想将五人撕碎,但他被封印已久,体内力量沉眠,如今还在急速恢复,一时无法行动。

    混乱天魔解封之际,本是最好种下天魔解印之时,只待黄泉宗洞虚悄悄赶至便好。

    黄泉宗洞虚,都被五大仙宗盯死,想偷偷出行并不容易,负责申公乾解封一事的黄泉宗洞虚,多年前已将自身修为封印,并进入沉眠,并以沉眠假死的方式,被运出黄泉宗,从而躲过五大仙宗的探查。

    “真是洞虚境混乱天魔!”顾飞鹰吓了一跳,也将一张洞虚真符激发。

    只虽将信息发出,但他已经无逃出可能。

    混乱天魔实力,马上能重回巅峰,这段时间,他根本逃不远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黄泉宗洞虚真君,也会比白莲仙宗洞虚更快抵达青宁山。

    顾飞鹰猜不透黄泉宗放出这洞虚境混乱天魔有何意义。

    “拼了,死也要拉你三人垫背!”顾飞鹰发狠,用出白莲仙宗的大神通神出鬼没,一步向尸勠踏去。

    凌娇施展看家神通,洞内潮声大响。

    只除尸勠外的另两位元婴,也非易于之辈,顿时引爆法力,祭起护身法宝,与尸勠一起,强行向外勐冲。

    顾飞鹰、凌娇若在洞口死守,尸勠三人强冲机会不大,现在其弃守而攻,反而露出破绽,被尸勠三人冲出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在尸勠祭出第二张洞虚真符后,黄泉宗洞虚感应符箓气息,不再隐匿气机慢行,而挥洒法力,浩荡向青宁山遁去。

    青木仙宗有一件真器,名叫九天山河图,可定记录过的洞虚气机,黄泉宗各洞虚,自然图上有名。

    九天山河图第一时间感应气机变化,青木仙宗洞虚荒木道人被惊醒:“伯食为何会出现在东域,东域怕有变故。”

    荒木道人当即一动,御浩瀚法力奔向东域。

    白莲仙宗穆剑秋收到洞虚真符气息,脸色一凝,门中弟子竟然引动此符,定是出不小变故,迅速将信息传给傅书寰。

    傅书寰得讯冲天而起,直出长生天泽。

    刚奔出的荒木道人,察觉傅书寰气机变化,速度不免再增一分,其他各宗有感应者,皆有洞虚出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洞虚真符一动,各宗洞虚出行,不过远水解不了近火。

    青宁山,顾飞鹰、尸勠五人,具已从申公乾的封印之地逃出。

    尸勠三人,只想逃远,万一黄泉宗洞虚不能及时抵达,给申公乾种下天魔解印,他三人也要被申公乾斩杀,逃远一些,活命机会更大。

    顾飞鹰知无活命之机,不管被申公乾杀,还是被黄泉宗洞虚杀,都逃不过一个死,索性和凌娇,死死缠住三人。

    顾飞鹰、凌娇心存死志,不再惜命,诸多法宝齐出,动用神通不吝惜法力,很快将三人击伤,尸勠甚至已无多少再战之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青宁山北边方向,突然气机动荡,云海翻涌,有穿金裂帛之音,在极天呼啸。

    洞虚真君到了!

    “这么快吗?”尸勠诧异,按照消息,宗门洞虚该是从中域赶来,如何会从北边。

    中域无大仙宗占据,自是最好潜行方向。

    尸勠五人齐齐停手,洞虚真君将到,再战再逃都无意义。

    “师兄,没想我二人今日会死在此处。”凌娇叹道,本以为持有洞虚真符,就算遇上元婴后期,两人稍微撑一会,便可等到宗门洞虚支援,只未想要直面洞虚。

    北面来的洞虚,不可能为白莲仙宗洞虚,白莲仙宗在南面,这只可能为黄泉宗洞虚。

    顾飞鹰紧紧盯着北方云海,按他估计,赶来的洞虚真君,距此地还很远,不知其何等强大,方弄出此般动静。

    终于,穿金裂帛之音达到最大,天穹似要裂开,天地间突生出两股清浊二气,将云海排空,造一个晴空万里。

    接着,便有一青衣长发道人,踏步走来,一步一瞬,转瞬落在青宁山之前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宗门洞虚。”见到来人,尸勠三人惊颤,不明白宗门洞虚为何没第一时间赶到,还有,此人赶来的速度也太快。

    “而且,此人似不是五大仙宗的洞虚真君……”黄泉宗有五大仙宗洞虚真君和洞虚种子的画像,尸勠笃定,画面中无此人。

    难道阳界出了一位散修洞虚真君?这绝不可能!

    见到青衣长发道人,顾飞鹰、凌娇怔住,惊疑尚在梦中,眼泪不由夺眶而出,颤声道:“师父?”

    李青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顾飞鹰旋即以一个下跪姿势,飘向李青,磕着空气泣道:“师父,您老人家还活着啊。”

    李青轻笑:“我何曾死了。”

    凌娇这时也恭敬上前,哽咽道:“弟子见过师尊。”

    李青去阴界求道时,凌娇方几岁,与李青没说过几句话,如今倒有些矜持。

    “好徒儿。”李青满意大笑,两个徒弟都已修至元婴中期,不错。

    而这时,青宁山之西,再出现气机动荡,云海翻涌之象。

    又是一位洞虚真君将达。

    尸勠三人松一口气,此该是黄泉宗洞虚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