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卷 第六十七章 叙旧
    “老金在吗?”

    又过了一周,完全确认了自己真的百毒不侵后的陈符心情大好,出来开始找曾经的朋友叙旧。

    他最近完全闷在院子里,每天除了练功和研究之外丝毫没有外出。

    陈符有些怀疑,自己再不露面,其他人会不会怀疑自己死了,亦或者是失踪了。

    陈符走进金桂熊院子里的时候,正好看到中央摆着酒桌,金桂熊和郭大坐在两侧,似乎还未开始对饮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就让我喝一口,喝一口就行。”郭大拉着金桂熊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而金桂熊则是连忙摆手,故意装出不耐烦的样子,最后又将酒坛子死死护住,开口道:

    “这酒还没酿好,你一口喝下去只会喝出药味儿,有什么好喝的。”

    陈符走近一看,才发现金桂熊这是新酿了酒,在准备封坛。

    从未封好的边缘,陈符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香,以及属于海龙香药籽的独特味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海龙香的药籽,居然就是为了泡酒?”陈符奇道。

    他记得,金桂熊是两年前就开始谋划海龙香药籽的事情,他当时只以为金桂熊也是需要配合某种药房收集药籽来制作补药。

    他是万万没想到,金桂熊这个酒鬼居然两年前谋划的是酿酒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海龙香药籽泡的酒,我自己将他命名为海龙泉,当真是又香又烈,到时候封存个三十年再拿出来,那滋味得有多美,你根本不懂。”金桂熊摇了摇头,为陈符不懂得欣赏酒深深感到遗憾。

    “如果三十年后,我们三个还能在这里聚首,我就挖出海龙泉来分了,到时候这辈子也就无憾了。”金桂熊说到这里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原本以为你拿出好酒,是为了庆祝我炼出大还丹,结果…”郭大故作可惜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这几個月的时间完全没有闲着,大部分的时间都泡在丹房。

    当真是应了这句话,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靠着惊人的毅力和死记硬背硬是炼出了大还丹。

    倒算是狠狠地在其他弟子面前扬眉吐气了一把。

    而他在酒桌上说起这事,也是完全没有半分炫耀的意思。

    金桂熊的炼丹天赋不是他能比拟的,而且金桂熊对于炼丹的热爱也是他学习不来的。

    而陈符的天赋,则是到达了他看不懂的地步,在观看陈符炼丹的时候,他甚至会本能地感觉到敬畏。

    不过人啊,就是要知足,郭大觉得自己能摸到二流炼丹师的边,已经是祖坟冒青烟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至于跟那些天资过人的天才们一较高下,那是给自己找不自在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美滋滋地抓了把花生米,吃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“那就期待三十年后再聚首吧。”陈符笑道。

    以金桂熊的天赋,这辈子练到四命几乎不可能,但是在中年的时候练到三命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他又通晓医术,又有一手酿酒的本事,活到寿终正寝应该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而郭大,虽然天赋不怎么样,但是运道还行。

    每次都卡在边缘及格,若是此世武道允许的话,说不定拿的是老年之后活出第二世的剧本。

    金桂熊将海龙泉封好后,又从角落里拿出了一坛梨花白,刚打开盖子,郭大就拼命翕动起了鼻子:

    “好酒,好酒!”

    似乎他已经将刚才的海龙泉忘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郭大已经面色通红,而金桂熊只是略带醉意,至于陈符,则是面色不改,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“像你这样喝酒还有什么意思啊?”金桂熊看到陈符面色不改,嘴上叹息一声,脸上却满是羡慕。

    这个老陈,可能遇见修炼到了二命巅峰,当真是令人羡慕。

    然而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又叹息一声:“这酒是越酿越香,但是药材却是妥善保管也会流失药性,我上次见你的时候,伱还没酿归元酒呢,赶紧酿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陈符是起了贪心,要等到三命生出气血再喝,甚至是等气血自然增长到顶峰在喝。

    那样虽然效果最显著,但是石伴花哪怕插在天目石上,一年之后也会流失药性,更何况是已经快过了一年半,再迟当真就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然而陈符听出了他的话外音后,想起的却是自己栽培的快要到达绝品的海龙香等药材。

    归元酒的酿造,也就是在这几日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气血,在经过最初的高速增长期后,速度也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似乎是因为他的身体强度和健康程度远超常人,气血增长的时间和幅度比常人要大。

    现在的气血增长速度放缓,但是累积起来依旧是一个不小的量。

    “回去后就酿制归元酒吧,正好开启第二轮的气血增长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他离开酒桌后,又去演武场走了一趟。

    陆刑和季狩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演武场了,而陈符最近因为将重心放在药师菩萨琉璃本愿经上,也很久没有来演武场练习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场上,只有霍真一人在沉默练习,跟天木傀打得有来有回。

    “这一年里,居然一个练成青龙劲,成为亲传弟子的都没有。”陈符想到这点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青龙劲这种东西,应当是属于能领悟就会直接领悟,领悟不了就一辈子被挡在门外的东西。

    像是霍真这样取巧,也是需要悟性的,而陈符这样靠着青龙乙木功掌握青龙劲的,更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之前与陈符一起竞争亲传弟子之位的,半年前陈符还去看过,发现只有五分之一的人还不死心,在试图练习出青龙劲。

    而新人中,居然一个可堪大用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陈符又看了会儿霍真练武,发现他依旧停留在二命,也就没有在意,而是回到了院子。

    他回到院子后,才知道之前季狩居然找过他。

    “徐州东海郡东海王邀请乾道宫弟子参加龙王出巡?”他看完了信件。

    龙王出巡似乎指的是发生在东海的一种奇异现象,其间有各种异兽海鱼出没,但也夹杂许多凶险。

    “集体下副本?”陈符莫名想到了前世的说法。

    季狩还介绍,海鱼异兽有着增强气血的功能,如果陈符快要突破三命的话可以来试试。

    “集体下副本,这其中若是有个天命之子,我怕这是要全军覆没。”这当然是陈符的玩笑话。

    然而龙王出巡会有周围数个大宗门的弟子参加,即便如此过往也有弟子死亡和受伤,凶险程度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而陈符这个时候,和大概明白了陆刑为何不见了,应该是在准备龙王出巡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霍真要么是心中苦闷,要么是在赶进度,要赶上报名的末班车。

    但是陈符对此的回答是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身的气血就已经够多,归元酒对我开始就是最好的补药。凝聚三个命元的效果,可比任何增补气血的异兽肉都有用多了。先把归元酒喝了,再考虑其他事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