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十六章:宴请蒋王
    逗着昭仁玩了一会儿,袁贵妃先行告辞了,带着昭仁公主朱媺邝和几个随从宫女先走了,小昭仁还有点依依不舍。

    看到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下班时间了,张平也告辞。

    “煊儿,在哀家这里吃了晚饭再走。”,张嫣挽留道。

    她希望张平留下吃饭,喜欢这孩子不说,有人陪着吃饭也快乐。

    “太后,不行呀,儿子今天晚饭约了蒋德璟、王家彦去北驿馆。”

    张嫣看着张平,“煊儿!有啥事儿白天不能说,约大臣在一块吃饭,这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张平知道张嫣想说什么,大臣们私下相聚,要遭皇上忌讳。

    “太后,臣已经禀告过皇上了,主要是谈一些正事儿,大家白天都忙,只能选在晚上,皇上为此还赏了几坛好酒。”

    张嫣一听就释然了,看来这孩子是明白人。

    “煊儿,侯爷派人来过了,老俩想进宫,哀家的想法是咱们去侯爷那里,哀家知道这两天你很忙,看你时间吧,有功夫咱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张平知道张嫣的想法,太康伯和老夫人进宫还要按规矩向她这个做女儿的行礼,心里觉得别扭,去侯爷府就可以免了这一套,“明天吧。”

    张嫣诧异,“明天,朱纯臣、李国祯一案正在关键时刻,皇上能允许你离开?”

    张平笑了笑,“估计今天李邦华能将案子调查的差不多,有关两个人的交代,明后以致后来的一段时间里,肯定要逐个核查,明天只有一件事儿,就是抓两家的人,抄两个人的家,所以,反而会没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张嫣笑了,“那好!东西都准备好了,明天咱们到侯府玩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一切遵从太后旨意。”

    进了月华门,张平向乾清宫走去,朱由检看见进来的张平立刻就问道:“煊儿,李邦华是怎么回事儿?都查了一天了,到现在也没有回信,急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张平笑笑,“皇上,这说明是好事,有可能牵连出来的人很多,李邦华正在逐个审问核对。”

    “哪会不会是朱纯臣、李国祯死鸭子嘴硬,知道自己完蛋了,咬着牙不交代呢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不会,皇上你想,李自成进来,朱纯臣、李国祯立马就投降了,朱纯臣还和魏藻德带着众多的官员去叩拜李自成劝进,说明这两个家伙都是软蛋,锦衣卫的北镇抚司是什么地方?各种手段只有想不到,没有办不到,两个怂玩意有那骨气?”

    经张平这么一说,朱由检心中的焦虑顿时就没有了,“煊儿你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皇上夸奖,如果没有事儿,臣就走了,别让蒋德璟、王家彦先到了,那样臣就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朱由检笑了,“回吧,你们好好的聊一聊,给他们都交代清楚了,讲的越细越好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张平讲的越细致,将来两个人干的越明白,娘啊!真要是按照设想一步步走下来,将来是啥效果?想一想就能令人高兴的手舞足蹈,唉,要找一个人分享,对!找皇后去。

    “臣会的。”

    李小山等人就在外朝,看见张平从乾清宫出来了,立马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两天,他们算是长见识了,皇帝的家真还是不是谁想进去就能进去的,他们看见很多的大臣被挡在门外,都没有让进去,他们想进宫看看的想法看来是没希望了,不过,这两天,他们可是把外朝看的差不多了,看到皇极殿高大的汉白玉台阶,还有上面的各种雕刻、器物,都觉得太长见识了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没有进里面看看,大家也不敢爬窗户,那些值守的锦衣卫看管严格着呢。

    不过,这十个人已经没有刚来的时候的怯怵了,现在,他们穿着和锦衣卫一眼的衣服,觉得谁也不比谁差一截子,并且,他们觉得比锦衣卫还牛,你看那些锦衣卫,站岗时一动不敢动,哪像他们自在,可以随便的瞎溜达,说起来还是跟着都督牛叉。

    “回!”

    “遵令!都督,梁铎已经将酒领出来了,娘呀!十二坛哎!都拉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们最近干的不错,允许你们一醉方休,不过,也不要喝那么多,知道吗?这些都是御酒,像你们原来那种喝法太糟蹋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!知道!都督不是说过吗?三分醉的时候最舒服,我们今天都三分醉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马匹留在东华门外,有专人照管,众人骑上马,快马加鞭向北驿馆走去。

    刘清莲正在客厅指挥摆放桌椅,中午,相公走的时候交代了,今晚上请蒋德璟大人和王家彦大人晚上来做客,有可能要满夜长谈,吃饭改在客厅里,比较方便,所以,就带着几个人就将桌椅抬到了大厅里。

    窦美仪感到有点难受,自己不被喜欢肯定是因为刘清莲,看不出来呀,挺会勾引男人的。

    不久是早来了两天吗?俨然是女主人一般,见了都督爷喊相公,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,可恼的爷还说了,自己今后要听从刘清莲的,敢违反者军法从事,这小妖精那点比我强,凭什么呀?

    爷要是军法从事,啥样?行军法肯定男女不一样,会不会把你扒光了打屁股?如果没有其他人在跟前,爷你尽情的收拾我吧!奴婢愿意。

    听到外边的马叫声,刘清莲带着人就迎了出来,“相公,回来啦?”

    “哦!回来了,两位大人还没有来吧?”

    刘清莲笑着回答道:“还没有呢,大厨已经将部分菜做好了,那些御酒,八坛运到了小仓库,给李小山他们留了三坛,咱这一坛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张平笑了,“给他们那么多?他们还不得喝醉呀,李小山,叫上梁铎和钱瑾,你们一起吃饭,他们两个小子也是咱们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遵令!”,李小山最怕张平收回去一坛子酒,这是御酒,一次不喝够多遗憾。

    一坛五斤,十二个人,张平估计今天李小山等人要喝醉几个。

    喝吧!喝吧!弟兄们这一段挺辛苦的,干的不错。

    刚刚洗了一下脸,蒋德璟和王家彦就到了。

    李小山知道来的是客人,直接令人将蒋德璟和王家彦骑的马牵进了后面的马厩里。

    “都督,叨扰了!”,进入大厅的蒋德璟、王家彦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“哈!两位来的好快,本都督也刚刚回来,清莲,安排人通知上菜,两位大人,咱就直接入席吧。”

    蒋德璟、王家彦欣然从命,直接坐到了桌子旁。

    王金英端出茶来。

    张平令刘清莲入席,刘清莲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相公,哪有女人入席的,奴家伺候爷和两位大人饮酒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叫你坐,你就坐,两位大人都五十多了,都是长辈的年龄,有什么拘谨的,一会儿美仪负责倒酒。”

    蒋德璟、王家彦诧异,不约而同问了同一个问题,“都督,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哦!这是太后身边的女官刘清莲,太后已经令我们二人结为夫妇,只是流寇截断了河南等地,等扫平了流寇,将她的父母接来,我们就择日成婚。”

    “失礼!失礼!参见都督夫人!”

    蒋德璟、王家彦这么一来,弄的刘清莲就不好意思了,“二位大人快请坐。”

    窦美仪终于明白了,自己真的是通房丫头,而刘清莲不是,将来,刘清莲最差也是二夫人,唉!就晚了两天,差距咋这么大呢?

    梁铎、钱瑾亲自带着人将六个凉菜四个热菜送过来了,今天两个人都特别的高兴,成了都督的手下,官升一级不说,皇上赏赐的御酒马上要喝上了,这以后要是和别人在一块吹牛,就这事儿,就能让大家羡慕的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“都督!还有两个大招牌菜,差不多的时候就上,有事就吩咐我俩,我们就和大家在大餐厅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你们去吧,告诉大家,本都督的几个使女也跟着你们一起吃饭,大家收敛点,不得粗鄙无理,否则军法重治。”

    “遵令!遵令!”

    张平转脸对蒋德璟、王家彦说道:“两位大人,白天比较忙,只能晚上坐一坐了,皇上听说了,赐御酒,令我等尽情畅饮。”

    蒋德璟和王家彦都对着皇宫方向拱手,“皇恩浩荡,我们都占了都督的光。”

    窦美仪倒酒,刘清莲只让给她倒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“来!干了第一碗!”,说着,张平端起了酒。

    “这么喝怕是不行吧!”,原来蒋德璟喝过皇宫里的酒,知道这酒度数一点都不低。

    “第一碗必须喝干了,否则怎么对的起皇上,以后咱慢慢喝,主要的以吃为主。”

    听张平这样说,三个人碰了碗后,蒋德璟就将酒喝完了。

    张平张罗吃菜,蒋德璟和王家彦都端起了酒,王家彦说道:“没有都督,就没有朝廷的今天,在下和蒋大人敬都督一碗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再一次干了。

    “敬都督夫人一碗。”,王家彦倡议,蒋德璟也端起了酒。

    听到王家彦要敬酒,刘清莲吓坏了,“别!别!小女子就是都督爷的奴婢,岂敢让二位大人敬酒,小女子敬二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窦美仪有点懊恼,脸上却装出十分的笑意,从此刻起,自己和刘清莲算是主卑已经彻底的定了,以后还是想法讨刘清莲的欢喜吧,否则,剩汤都没有自己的。

    张平是豪爽人、王家彦也是豪爽人,蒋德璟也属于性格开朗之人,接下来,大家立刻就不拘束了。

    蒋德璟昨天已经和张平在皇宫里喝过酒,席上,皇帝朱由检已经将大的计划说了,后来蒋德璟又和李邦华、范景文、倪元璐坐在南书房聊到半夜,对于朝廷将来的运作基本上已经知道的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当然,他只能知道一个七七八八,因为李邦华等也就大致知道这么多,蒋德璟似乎已经看到了不久的将来大明王朝将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当然,关于这般设想,谁也没有说其它的,但蒋德璟知道这一切都是张平运筹的。

    过去,皇帝是啥样子?蒋德璟太清楚了,过去的朝廷面临着什么困局?蒋德璟更清楚了,要不是感到无望,也不能撂摊子不干了,这两天朝廷发生的事儿惊讶动地,铲除了魏藻德、朱纯臣一文一武两个奸佞,任用了李邦华做首辅,还格外的有了花不完的钱,想不好行吗?这变化谁带来的?心里能没有数。

    “都督呀,今天想了一天,将来军事上咋办?在下是一点的办法都没有想出来,南边,李自成成了气候,朝廷的军队都没有人家的多,北边,建虏虎视眈眈的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进来抢掠,一想到这些,家彦就感到毛骨悚然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王大人过虑了。”,张平看着王家彦大笑。

    “都督,你笑啥?”

    张平看着王家彦,“总的情况是看似我们一点破局的可能性都没有,实际上我们仍然是有机会的,并且可以大有作为,取得预想不到的战果,在下曾和皇上仔细的分析过,皇上也认可在下的分析判断,你们看这两天皇上急过吗?”

    王家彦仔细回想,接着看着蒋德璟,“蒋大人,这两天你没有在朝中,发生了如此多的大事,皇上确实没有急过,还一副胸有成竹、胜算在握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蒋德璟站了起来,对着张平躬身施礼,“在下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张平哈哈大笑,“蒋大人请坐!下边我就给二位大人说说我们该怎么干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洗耳恭听!”

    令二人没有想到的是张平端起了酒,却要和刘清莲喝酒,“清莲,咱两个喝一口。”

    刘清莲赶紧的双手端起了酒,“相公,你少喝点,招待好蒋大人、王大人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王家彦有点着急了,都督呀!赶紧的说呀,你们两口子咋喝起来了?秀恩爱呀?